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三章(策轩)

李轩走到夕岚客栈门前,恰好看见几名身上带伤的男子被逐一扔出了客栈。他略一思索,随后心下了然——这一伙人,多半是前来客栈闹事的,结果被吴羽策打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从客栈中走出的吴羽策看清了来人的模样,责备道:“客栈的事我自会处理。你不好生养伤,来此作甚?”

“小伤而已。”李轩不以为意,“驱灵之事,我打算两日后动身。此去路途遥远,我不在的这些时日……”

吴羽策思量了少顷,问道:“我与你们二人同去如何?”

“此话当真?”李轩诧异道,“那虚空岂不是无人理事?”

“无妨,不是还有李迅、兆蓝和礼升么。”吴羽策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我不想让你去冒险。才捷虽擅除灵,武艺却有待磨练。”

被扔出客栈的那几人呻吟着站起身来,其中一人远远望见李轩的身影,嘀咕道:“我怎么觉着和吴羽策说话的那人有点眼熟……”

“确实如此。”那名紫衣男子苦苦思索良久,恍然道:“那不是上次在武林大会上露过面的——虚空首领李轩?”

“首、首领……”他身旁的一人颤声道,“我们现在逃还来得及么?吴羽策都这般凶神恶煞了,那他的首领岂不是更不好惹……”

几人交谈的声音不小,很快便引起了旁人的注意。身为习武之人,李轩的听力自然敏于常人,一字不漏地将他们的对话听入耳中。

在听见“凶神恶煞”一词后,李轩不悦地瞥了那几人一眼,立时吓得他们四散而走,伴随而来的还有惊惶的求饶声:“大侠…不,大爷饶命啊!求二位放小的一条生路……”

“你做了什么?把他们吓成这副模样。”李轩看着他们落荒而逃,不由觉得好笑。

“尽是些无胆鼠辈。”吴羽策摇头道,“我们还是先回去罢。外头风大,你有伤在身,当心别受凉了。”

一黑一蓝两道身影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清晨的初阳下。

 

此时正值秋高气爽的时节,常有游人结伴出行,每逢途径洛城,总免不了在此停歇几日。

放眼望去,枝头金黄的梧桐点缀着碧蓝的苍穹,青石板上零星洒落着枫华流尽的血花。行人匆匆走过,踏去了这一地清秋。

“几位客官,里边请。”客栈小二见几名年轻男子骑着马走近,殷勤地上前招呼。

为首的蓝衣男子长相俊朗,眉宇间透着傲人的神采;与他同行的是一名黑衣男子,同样生得英俊,却不似前者一般显露锋芒,更为内敛稳重;跟在两人身后的青衫少年神色淡然,全无平常少年郎的轻狂之意。

这三位客官绝非等闲之辈。客栈小二心下思忖着,麻利地接过了套在马上的缰绳,将三匹马牵到马厩中系好,随后带着三人走进客栈。

“小二,你们这还有上房么?”李轩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衫,转过头问客栈小二。

“客官,真是太不巧了,我们客栈只剩下两间上房了。”客栈小二抱歉地笑道,“近日游人颇多,城中另外一家客栈恐怕也是这等状况。”

“那……”李轩正想问是否还有多余的中房,却听见小二说道:“不过上房的床榻很宽,即使两人同住也是绰绰有余的。若是客官不嫌弃,可以先要两间上房凑合一下。”

“如此,我们二人同住如何?”吴羽策看向了李轩,“毕竟上房离中房较远,万一有事也不便照应,还是不要分开的好。”

李轩被吴羽策一语道破了心思,倒也不觉得惊讶,只是笑道:“那就要两间上房罢。才捷,你夜里自己小心,有事就叫我们。”

“好。”盖才捷短促地应了一声,从小二手中接过房牌便背着行囊上楼去了。他的房间就在吴羽策和李轩隔壁,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盖才捷常与鬼怪打交道,身上沾染了不少浊气,容易吸引游荡在外的亡魂。幸而他制了灵符护体,时时佩带,才能一直安然无恙。

三人在客栈中用过了午膳,稍作歇息后又前往附近的古藤林查探了一番,最后打算等到深夜再行动。

 

“客官,热水已经放好了。”客栈小二提着一个空的木桶走出浴房,对李轩道。

“有劳了。”李轩取出几文钱递给客栈小二当做小费,然后回过身问吴羽策:“羽策,你要去沐浴么?”

吴羽策正聚精会神地读着一本旧书,头也不抬地回道:“你先去罢,我待会再洗。”

“嗯。”李轩拿着换洗衣物进了浴房,将它们搁在一旁的木凳上,接着盘起一头墨色长发,解开了柔软的腰带,褪去身上苍蓝的侠客衫。

浴房中弥漫着蒸腾的水雾,为寂凉的晚秋增添了一分暖意。李轩伸手探了探浴桶中的热水,感觉水温适宜,才开始洗浴。

李轩惬意地倚在浴桶边缘,任由温热的清水浸润他的身体,淌过那些浅色的伤痕。行走江湖之人,身上难免带有一些刀剑伤,李轩对此也已经习以为常。

若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又怎能在刀光剑影的血雨腥风中生存?这世道本就如此,惟有强者得以立足。

舒适的热水浴舒缓了李轩疲惫的筋骨,令他产生了几分倦意。正当他昏昏欲睡之时,吴羽策的嗓音突兀地从浴房外传来:“李轩,你忘记拿擦身的布巾了。”

“是么?”李轩看了看一旁的木凳,发现上面果然只有换洗的衣物。“那就帮我拿进来吧。”

吴羽策推开了浴房的门,一股温润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他将手中的布巾放到了木凳上,对坐在浴桶中的李轩道:“我放在凳子上了。”

“嗯,谢了。”李轩用一块打湿的布巾擦拭着手臂,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白皙的指尖滑落,溅起了一圈涟漪。

白雾从浴桶中升腾而起,掩去了李轩劲瘦的腰身,只余光滑的肩头在茫茫水雾中若隐若现。

吴羽策看不清他的模样,只听得见细微的水声,不知怎的,竟觉出了一丝暧昧之意。他默默地站在门边,似乎想退出去,又迈不动自己的步伐。

“羽策,怎么了?”李轩抬头看向吴羽策,被水雾熏得有些湿润的眼眸中带着疑惑的神色。

评论 ( 20 )
热度 ( 51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