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二章(策轩)

待吴羽策张开眼时,李轩已经躺在软榻上沉沉睡去。吴羽策敛起了身上的真气,轻轻拭去沿着李轩嘴角淌下的血色,取出一床棉被为他盖上。

李轩的唇上还残留着一抹艳丽的鲜红,宛如日落时分被火焰染红的流云,又像是盛开在黄泉路旁的彼岸花,在他苍白的唇色映衬下尤为明显。

吴羽策出神地望着沉睡中的李轩,犹豫了半晌,还是伸手擦去了那抹残余的血迹。他解开了李轩的发带,任由漆黑的发丝拂过他的指尖,披散在枕间。

吴羽策喜欢抚弄李轩柔顺光滑的墨发,可惜对方不大乐意让他经常这样做。只有乘着李轩入睡之时,吴羽策才有这种机会。

 “轩哥。”盖才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是虚空的驱灵师,年纪轻轻便颇负盛名,沉稳可靠,有大将之风。但凡虚空接到除灵、降妖之类的任务,皆由盖才捷出马,从未失手。

躺在榻上的李轩闻声,眼睫微微颤动,似乎有转醒的迹象。吴羽策起身开了房门,对盖才捷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身后正在昏睡的李轩。

盖才捷会意,放轻脚步走到了屋外的过道上。待吴羽策缓缓带上房门,他才低声问道:“轩哥受伤了?要请唐大夫过来看看么?”

“无碍,我已经为他疗过伤了。”吴羽策道,“才捷,你是为驱灵之事而来?”

“不错。”盖才捷颔首道,“此行凶险,若要接下任务,须轩哥与我一同前去。”

身为虚空首领,李轩所拥有的当然不止轻灵的身法和刺杀技巧。在江湖上,李轩与吴羽策并称“双鬼”,但两者的意义可谓大不相同。

吴羽策在加入虚空之前,曾经凭借一身武艺在武林闯出了不小的名气。因其化名“鬼刻”,后又与李轩交好,遂为“双鬼”之一。

而说起“双鬼”中的李轩,许多人都对此将信将疑。传闻李轩生来便有一双“鬼眼”,能辨清阴阳两界,不论孤魂野鬼、行尸妖魔,皆可察之。

传言究竟是否属实,恐怕也只有虚空的高层才知晓了。

 

李轩在榻上酣睡了两个时辰,清醒之时,东方的天际已经泛起了淡淡的鱼肚白。他察觉到自己身旁有人,却不是吴羽策的气息,心中不免疑惑。

一阵苦涩的药香徐徐飘过,李轩乍一抬眼,正好对上了唐礼升含笑的双眸。他将手中的瓷碗放到了桌上,对李轩道:“你醒得真是时候,药刚煎好不久,趁热喝了罢。”

“羽策呢?”李轩坐起身来,拿起瓷碗浅浅呷了一口,发觉不算太烫,便一口气饮尽了棕色的药汁。

“他去客栈了。”唐礼升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近来可不太平啊……”

李轩知道唐礼升所指何事。虚空组织除了接单刺杀、提供情报之外,还在许多城镇开有客栈和茶楼,作为收集情报的地点以及部分收入来源。

在临江城中,便有一家属于虚空的客栈——夕岚,由杨昊轩负责打理,葛兆蓝有时也会前去帮忙。

杨昊轩的武学天赋并不出众,论起做生意却是一把好手。在他的经营下,夕岚客栈的生意蒸蒸日上,引来了不少人的赞叹。随之而来的,是同行的嫉恨与不甘。

最近几日,频频有人在夕岚客栈中无事生非,不但影响了客栈的生意,还惹得人心烦意乱。若是虚空再不予以反击,恐怕那些人会变本加厉。

“估计今日又会有人来店里闹事。”唐礼升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不过有策哥坐镇,谅他们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风浪?”李轩听得此言,忍俊不禁道:“能全身而退就该回去烧一柱高香了。”

唐礼升甚是赞同地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交予李轩,道:“这是烟雨阁主委托虚空的任务,先前已经让才捷看过了。接或不接,由你决定。”

“云秀的委托么……”李轩拆开书信细细读了一遍,随后陷入了沉思。

 

“老板你给评评理,我点的分明是刀削面,小二却给我上了一碗三鲜面,什么意思啊!”一名紫衣男子拍案而起,对正在算账的葛兆蓝和杨昊轩怒目而视。

“可这单子上写的就是三鲜面啊……”店小二委屈地回道,“方才您点菜时说的也是三鲜面。”

杨昊轩心知这大约又是对面客栈派来闹事的,却还是笑道:“那我们给你换一碗就是了,人太多难免忙不过来,还请客官体谅体谅。”

“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和紫衣男子一桌的人帮腔道,“店家,要不你把我们这桌和旁边几个兄弟的单子都免了?我们吃的也不多啊,才十几个菜,几坛酒而已。”

葛兆蓝停下了正在拨弄算盘的手,回头看了那两人一眼。杨昊轩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道:“还请客官莫要欺人太甚。”

杨昊轩与葛兆蓝两人武功平平,对方又人多势众,即使算上店里的打手,他们也未必能占到上风。但若要这样任人宰割,也实在太过窝囊。

“不免单的话,我可要招呼兄弟们砸店了!”紫衣男子显然早有预谋,一声令下,那些人便从行囊中取出了武器。

与此同时,杨昊轩拔出了背在身后的长剑,葛兆蓝探入腰间的暗器匣,拈出几枚带衣镖夹在了指间。

电光火石间,一道银光擦着紫衣男子的脖颈飞过,牢牢钉在了他身后的那栋墙上。紫衣男子惊魂未定地回过头去,只见墙上插着一柄银白的长剑,剑身没入墙中几寸之深,剑柄上还纹有红莲的图腾。

“要动手是吧?随时奉陪。”客栈门外,一名冷峻的黑衣剑客环抱着双臂,漠然道。

“红莲!”来闹事的其中一人认出了那把剑,惊呼道:“那人是吴羽策!难道说……这家客栈是虚空……”

吴羽策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走进了客栈,稍一用力便拔出了插在墙上的红莲剑。他朝着杨昊轩和葛兆蓝颔首示意,随即将视线转向了闹事的那一伙人,目光冷冽如霜。纵是与他对视一眼,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森森寒意。

“敢在虚空的地盘闹事,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P.S.因为原著中没有描写唐礼升的性格,所以本文采用了私设。

葛兆蓝在荣耀的职业原本是弹药专家,结合古风武侠的背景,就将他的武器改成了暗器。

虽然知道没什么人看,但我还是写得好high~

评论 ( 13 )
热度 ( 65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