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千年(海暗/塞法)

可配合以下歌曲阅读:http://5sing.kugou.com/yc/2608211.html

 

有很长一段时间,塞特都无法通过昼夜的更替来分辨自己究竟度过了多少时日。尽管日月依旧如常升落,但对他来说,时光的流逝就像是停止了一般,永远定格在法老王离开的那一天——

不对,应该说……那是上一任的法老王了。

恍然间,塞特无意触碰到了额上冰冷的头饰,才想起这个残酷的事实。他独自站在黄昏的尼罗河边,望着原本光芒万丈的骄阳渐渐隐没在云层中,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鲜血一样的颜色,妖冶而冷漠。

如同那个端坐在王座之上,高高在上的法老王,他画着眼线的双眸不经意地扫视过来时,那种似乎带了一丝魅惑,却又威严得令人不敢冒犯的感觉。

“法老王。”直到身后的声音传来,塞特才惊觉夜色早已降临。沙漠中的黑夜总是分外寒冷,就连夜空中的星辰都仿佛因此隐匿,只余下零零星星的几颗。

“什么事?”塞特并没有回头,只是抬头凝视着其中一颗水蓝色的星星。它看上去美丽绝伦,璀璨的星光甚至比月辉更引人注目。

“夜已经深了,请您先回宫殿吧。”塞特的随从欠了欠身,“独自留在外面很危险。”

塞特微微颔首,很快便带着随从回到了他的宫殿。其实他并不喜欢这里,就算法老王的宫殿布置得再华丽,也掩盖不了那种冰冷的窒息感。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他是法老王。塞特悲哀地想着,他大概能够体会到法老王当初的心情了。一个国家的责任就这样压在了十几岁的少年身上,实在过于沉重。

父亲费尽心思想为自己抢来这个王座,到头来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一把用黄金打造而成的枷锁罢了。

 

摆放在桌上的沙漏静静地流动着,细微的砂石象征着时间,也象征着生命。透过沙漏,塞特看见了无垠的沙漠,纵马驰骋的法老王,还有三幻神——

法老王能够驾驭三幻神,这证明他是被神选中的人。塞特曾经对法老王的力量产生怀疑,自从他见识了琪莎拉身上蕴含的强大实力。

直到经历了生死,塞特才逐渐明白,力量并不意味着全部。在这个世上,有许多比力量更重要的东西,比如生命,比如责任,比如……爱。

塞特本来以为,他爱的人应该是琪莎拉。因为琪莎拉在他怀中死去的那一刻,他第一次尝到了痛苦的滋味。

而后,为了保护他的子民,法老王在临走之前将王位传给了塞特,然后毫不犹豫地与黑暗的力量同归于尽。

自始至终,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自己争什么。塞特想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最悲哀的是,直到法老王死去,塞特甚至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

轻轻抚摸着法老王曾经戴过的额饰,塞特感觉有些茫然,心里像是空了一块,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一如法老王当初离开时,他的心情。

他想,人疼痛到了极点的时候,也许就是这样的状态吧。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愿意去想,连自己是否正在疼痛都已经意识不到了。

如果他不是法老王,自己也不是侍奉法老王的神官,他们两个不是堂兄弟,那该有多好。塞特轻轻叹了一声,躺在床上合上了双眼。

在梦中,他看到了黑暗神与法老王、一众神官的战斗,看到马哈德等人为了保护法老王而牺牲。

他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能让那么多人心甘情愿地为他牺牲,令自己难以忘怀?赛特情不自禁地想。

记得玛娜曾经说过,在法老王还是王子时,发生过这样一件事。马哈德为了保护他被蛇咬伤,法老王立刻帮马哈德吸出了毒血。马哈德惊异地说,您是要成为法老王的人,怎么能做这种事。

“我和你,到底有哪里不一样?我们身上都流着鲜红色的血。”那时,法老王是这样回答的。

玛娜当初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塞特早已记不清楚。但是法老王的那番话,却刻骨铭心地印在了塞特的心中,直到他死也无法忘记。

 

海马濑人是个无神论者。他对一切超自然的东西嗤之以鼻,拒绝相信伊西斯那些关于古埃及的说辞,也不认为所谓的转世是真实存在的。

但他最后还是踏上了去往埃及的旅途。在直升机上,他垂首看着那张蓝眼白龙的卡牌,心道:我只是为了蓝眼而已。

其实海马知道,和他一起站在决斗舞台上的那个游戏,和平日里的那个高中生游戏并不是同一个人。尽管这极其荒谬,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武藤游戏,和另一个游戏——他们的眼神,性格,处事方式,完全找不到任何相似之处。

平时的游戏,天真而善良,也因此收获了许多份珍贵的友情。在海马看来,他的某些行为是愚蠢而不可理喻的,不符合自己的思维。

想起另一个游戏,海马湛蓝的眼眸顿时变得深沉起来。

“你的存在可以让我全身涌出肾上腺素,令我体内的热血沸腾呀!”这是他对于另一个游戏最深刻的印象。他享受着他们两人的每一次决斗,哪怕最终是以失败收场,也只会令他越挫越勇。

他的强大,自信,仿佛永不枯竭的决斗者灵魂,深深地吸引着海马。无论遇到多强大的对手,甚至是神之卡,他都有办法起死回生。他是当之无愧的决斗者之王。

每次看到他,海马就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人有可能会爱上和自己一样的人吗?海马并不清楚这个。不过他明白,像他这样的强者永远只会喜欢强者。弱者很难引起他的怜悯,反而容易引来他的厌恶和嘲讽。

另一个游戏,并不属于他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即使是游戏的那几个伙伴,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除了武藤游戏之外,第一个真正认识你的人,是我。

海马望着飞机外变幻的景色,以手支着下颚,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后来发生的一切,对海马这个唯物主义者来说简直就是将他的三观摧毁了然后再重建一遍。他莫名其妙地回到了三千年前的古埃及,在那里看见了蓝眼的前身,一名白发蓝眸的美貌少女。此外,还有一名长相和自己十分相似的男子——其他人都管他叫塞特,他是法老王的神官之一,掌管着千年神器。

在看到那个传说中的法老王时,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虽然身上的服饰不同,但那双神秘的紫眸和独特的发型依旧没有改变。

海马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这里的人甚至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就像是所谓的隐身人。而他后清楚地意识到,这才是另一个游戏原本生活的世界。

太可笑了,果然他们根本就不属于同一个时空。海马忍不住在心里自嘲,他可是难得喜欢上一个人啊。就算那人有着和他相同的性别,那在时空的隔阂面前都不算什么。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听你差遣。”面对同样被卷入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游戏,海马高傲如初。塞特是他的下属,但海马濑人不是。

他不愿意与自己过去的存在混为一谈,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海马濑人永远只有一个。

伊西斯称呼他为“Seto”,现在想来也并不是“濑人”的昵称,而是把他当成了神官塞特。

“随你便吧。”另一个游戏急于完成法老王的使命,直接就和塞特一起骑着马离开了宫殿。海马站在残破的宫殿外,看着塞特自然地将双手扶在了法老王的腰上,两人渐行渐远,莫名地觉得有些不爽。

真是见鬼了,他居然在吃塞特的醋。海马不禁摇头叹息,要是放在一天之前,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的。

另一个游戏,注定要回到他原本生存的地方去,这是他们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既然如此,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还是不要开始的好,如果这能够称之为爱的话。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场决斗了。

亚图姆收起了自己的卡组,脸上现出一丝释然的微笑。“伙伴,你最终还是赢了我。”

每个灵魂都有它应该回到的地方。在这个世界度过的日子,他过得很开心,因为他遇到了很多强悍的对手,享受过畅快淋漓的决斗。

如果要说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舍不得眼前的这些人……亚图姆发现游戏正在哭泣,似乎想上前安慰,但最后只是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让别人看见我的眼泪。”

是的,他一直都这么坚强。站在众人身后的海马面无表情地想,他是应该为对方的离去感到难过,还是恭喜他能够与从前的伙伴团聚?

除了决斗之外,他找不到任何理由挽留亚图姆。海马有种直接转身离开的冲动,可是他却迈不动自己的脚步。

冥界之门正在缓缓打开,明亮的光辉从中间的间隙流泻而出,迎接着法老王的到来。

亚图姆偏过头望了海马最后一眼,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像是欣慰,又像是苦涩的笑意。他微笑着和同伴们道别,然后转过身,慢慢走向了冥界之门。

“游戏,不管你是法老王还是亚图姆,你还是我们的游戏!”城之内的眼中闪动着水光,“就算过了一千年,我们一直是同伴!”

亚图姆的脚步顿了顿,随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他肩上的藏青色披风被高高吹起,几乎遮挡了他的身形。

因为亚图姆背对着他们,海马不确定他是否正在流泪。他想,亚图姆应该是哭了的,只是不会让他们看见而已。

待到冥界之门完全打开,亚图姆在门内见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玛娜,马哈德,伊西斯……还有,塞特。

他们安静地守候在冥界的门后,等待着他们的法老王回归,一等就是三千年的时光。

冥界之门在亚图姆的身后阖上。他的眸中隐隐噙着水雾,却还是对等待着他的人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塞特,好久不见。”

 

 

后记

 

若干年后,怪兽之决斗风靡依旧,人们在校园中仍然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高中生将卡组摆放在课桌上,与同学进行决斗。

也许,新的决斗者之王,将会在此处诞生。

“无聊。”高中生海马转动着手中的笔,对那些人的水平不屑一顾。高手总是寂寞的,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实力相当的对手了。

听说今天会有一个转校生来到他们班,不知道能否勾起他的兴趣。

“同学们,请先安静一下。”老师推开了门,带着一名身着蓝衣的少年走进教室。“这位就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亚图姆。”

海马无意识地跟着大家一起鼓掌欢迎新同学,心底却涌起了一阵强烈的熟悉感——

他一定是在哪里见过这名少年。就连亚图姆这个名字,都分外熟悉。

“我旁边的位置是空的。”海马对那名新来的少年道,“坐在我旁边吧。”

亚图姆微微点头,背着书包走到海马身旁坐下。他瞥见了海马桌上的卡组,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也是决斗者?”

海马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蓝眼白龙,得意地笑了笑。“要不要来一盘?”

对上海马略带挑衅的眼神,亚图姆欣然应战。“没问题。”

就是这种感觉,海马心想,明明是对手却能与他如此契合,简直就像已经和他认识了几千年似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燃烧的战意。

“决斗!”

 

(完)

 

附动画截图:

 

“如同那个端坐在王座之上,高高在上的法老王,他画着眼线的双眸不经意地扫视过来时,那种似乎带了一丝魅惑,却又威严得令人不敢冒犯的感觉。”

 

 

“海马站在残破的宫殿外,看着塞特自然地将双手扶在了法老王的腰上,两人渐行渐远,莫名地觉得有些不爽。

真是见鬼了,他居然在吃塞特的醋。海马不禁摇头叹息,要是放在一天之前,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的。”

 

 

“他们安静地守候在冥界的门后,等待着他们的法老王回归,一等就是三千年的时光。”

 

评论 ( 31 )
热度 ( 4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