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当叶修穿成了喻文州【下】(喻叶)

注意:本章文风多变,剧情转折不按常理出牌,结局坑爹

 

“队……队长?呃,还有叶修?”黄少天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干笑道:“其实我们只是碰巧路过而已,哈哈。”

好假。蓝雨众人无力扶额,对上自家队长像是画风突变的懒散模样,一时都说不出话来。算了算了,队长没因为他们的跟踪而生气就行。

“叶修你也太没义气了,来G市怎么不跟我说一声?”黄少天摘下了那副滑稽的墨镜,伸手在对方肩上拍了两下。“既然我们蓝雨是东道主,就带你在G市玩玩吧!话说,你今天穿的衣服还挺有品味的嘛,不像以前那种宅男风格。”

叶修装作没看见喻文州脸上有些僵硬的表情,强忍着笑意道:“那么……叶修前辈,你想去哪玩?”

自己叫自己前辈,还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估计他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叶修觉得,要是他一直磨练下去,说不定能获得“影帝!成功扮演喻文州”的成就。

“既然你们是东道主,那就由你们来决定吧。”喻文州悠悠点起一根烟,不动声色地将问题推了回去。

叶修今天好像变得格外客气……应该是我的错觉吧。黄少天挠了挠头,思考道:“去北京路步行街怎么样,或者天河城?”

“去北京路、天河城都是逛街买东西,没什么意思。”卢瀚文表示不赞成,“不如去一些有特色的地方吧。”

叶修对G市不甚了解,但G市的某些标志性建筑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广州塔?”

此言一出,蓝雨的队员都像看外星人一样望着他们的队长,弄得披着喻文州皮的叶修有点不知所措。

“队长,你以前不是说过吗,广州塔上面的风景根本不值那个票价。”郑轩慢吞吞地开口,“你还说珠江夜景和从白云山顶俯瞰的景色都更美。”

叶修立刻闭上了嘴,回身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以轻微的幅度点了点头,随即带着伪装的嘲讽式笑容上前转移话题:“你们倒是统一一下意见啊。难道G市就没有可以参观的历史文化遗迹?”

“我堂堂G市两千多年的历史,怎么会没有!”黄少天果然中计,“北京路就有骑楼,或者你想去参观南越王墓?越秀山?六榕寺?陈家祠?荔枝湾?黄埔军校?”

叶修被黄少天说的那一串名词绕得头晕,从中随意挑选了一个。“去越秀山怎样?文……嗯,叶修前辈你说呢?”

“越秀山挺好的。”喻文州悠然吐出一缕烟雾,笑道:“听说那里有五羊石像和镇海楼,我想去看看。”

私下练习了许多次以后,喻文州抽烟的动作越发地得心应手了。他甚至怀疑,即使他回到了自己原本的身体内,也有可能会染上烟瘾。

其实对喻文州来说,那并不是烟瘾,而是一种名为“叶修”的瘾。

 

恰逢周末,不少市民都结伴来越秀山散步、锻炼身体。喻文州领着叶修走在前面,黄少天一反常态地落在了后头,跟其他队友小声地交谈着。

“我发现不正常的其实不止队长一个人。”卢瀚文严肃地看了前方的两人一眼,轻声道:“叶修前辈也挺不对劲的。”

“没错。”李远皱眉道,“虽然我和叶修前辈不熟……但总觉得很怪异,我怎么感觉他好像比队长还要了解G市?”

黄少天连连摆手。“不是‘好像’,这就是事实。你们看,队长他竟然连去镇海楼的路都不认识,还要叶修那家伙带路。队长失忆了?还是他把自己的记忆借给叶修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黄少天的猜测的确是对的。

“少天他们已经起疑了。”叶修加快了脚步,压低声音对喻文州道:“文州,我快要hold不住了,怎么办?”

“没事,有我陪你一起穿帮。”喻文州看起来非常淡定,“我刚刚也露出了一些破绽,他们应该能猜到。反正都是迟早的事。”

叶修颦了颦眉。“问题是,我们到底要怎么换回去?总不能一直这样啊。”

“这种超自然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喻文州似是想到了什么,半开玩笑地道:“在童话故事里,王子吻醒了睡美人,公主也用一个吻解救了被变成青蛙的王子。”

叶修抬起眼,对上喻文州眸中满含的笑意,微微一怔。要不是喻文州这么一提醒,他几乎要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了——

在喻文州的手机相册里,那成百上千的照片,主角全部都是他。

如果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玩笑,叶修还能笑着调侃喻文州几句。但是现在……

喻文州见叶修没答话,神色也有些奇怪,不由问道:“前辈,怎么了?”

“文州。”叶修沉默良久,终于说出了真相:“我,昨晚…不小心看了你的手机相册。”

喻文州闻言,脸上温和的笑颜逐渐凝住。他从未想过自己隐藏了多年的秘密会被发现,而且还是被自己的暗恋对象发现。

万一叶修前辈不接受这种感情,说不定就会因此疏远他。到了那个时候,他就连以朋友的身份陪伴着叶修都做不到,只能远远地看着他。

真是太糟糕了。

 

他们走到越秀山下时,看见了一群带着乐器坐在凉亭里演奏的退休老人。有几人站在中央,跟着乐曲的伴奏依次开腔,歌声凄切,荡气回肠。

叶修听不懂歌词,只知道他们唱的是粤剧,但这不妨碍他被歌曲的旋律吸引。喻文州见叶修驻足,便陪着他停了下来,低声解释道:“这是粤剧名曲,《南唐李后主》。”

“叶修,你喜欢听粤剧吗?”黄少天讶然道,“现在很少会有年轻人喜欢这个了。我只听过《帝女花》和《分飞燕》,还都是在电影里听的。”

喻文州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合奏,心情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乐曲的影响,感觉一阵怅然。他为正在流失的传统文化感到惋惜,也明白弘扬岭南文化绝对不像口上说的那么简单。

叶修看着那些沉醉在优美旋律中的老人,思绪却已经飘远——

无论什么事物,都有自己的兴盛期和衰落期。假如有一天,荣耀这个游戏走入了衰落期,那么他们是否也能像这些老人一样,继续坚守自己的信仰?哪怕旁人对此的评价是:“现在很少会有年轻人喜欢这个了。”

“花逐雨中飘,曲随广陵散,感时知有恨,惜别悄无言。一身能负几重忧,人间没处可安排……冷雨送斜阳,问几许兴亡恨,怕从野叟,话桑田。”在离去之际,叶修隐约听见了喻文州几不可闻的哼唱声。

无比熟悉的嗓音,却因其中难以言明的情感变得有些陌生。

仿佛有一丝缠绵的痛感,在他的心头弥漫开来,伴随着低沉而压抑的歌声,融入细微的风中,散落天涯。

“如此好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回首依依,无限怨。君一去万里关山远,叩问何日再会见。”

 

“叩叩叩。”当天夜晚,喻文州敲响了叶修的房门。

“文州吗?进来吧。”叶修正无聊地翻看着书架上的悬疑小说,对喻文州的到来并不意外。在他决定摊牌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面对现实的准备。

喻文州推门而入,望见坐在床上看书的叶修,微微笑道:“叶修前辈,我知道很可能会被你拒绝,但我还是想对你说……”

叶修合上了手中的书,抬头看着神情认真的喻文州,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听到了意料之中的话语,叶修顿时陷入了沉思。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荣耀,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恋爱的经验。

他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标准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维持一段恋爱的关系。

然而,昨天的经历让叶修清楚地意识到,他看不得喻文州难过的模样。只要看到喻文州心情低落,他的心就会莫名地感到疼痛。

喻文州见叶修没有答话,心想对方大概会拒绝自己,于是先一步打破了沉默:“如果前辈想拒绝的话,就不要告诉我了。”

“年轻人,可不要妄自菲薄啊。”叶修轻声笑道,“我还没回答呢,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拒绝你?”

喻文州眉峰一扬,反问道:“那前辈的意思是答应咯?”

叶修轻咳几声,不甚自在地移开了视线。“文州,你可要好好考虑……我们的交集只有荣耀,而且相隔两地。和我在一起,你可能会觉得很无趣。”

“没关系。”喻文州露出了成竹在胸的笑容,“有荣耀就够了,反正这也是我们很多年来生活的重心。等时间长了,我们自然会有更多的交集。”

一阵柔软的触感覆上了叶修的唇,带着些微凉意。叶修蓦地睁大了双眼,惊讶地看着喻文州霍然贴近的脸庞。他的眼神温柔如斯,似乎再多看一眼就会陷入其中,无法抽身。

“前辈并不排斥我的亲吻,不是么?”喻文州松开了揽着叶修的手,嘴角轻轻上挑。

叶修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晕眩感夺取了意识。他伸手想扶住喻文州的手,却还是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

“叶修前辈!”喻文州急忙接住了叶修的身体,将他扶到床上。他正打算为叶修检查一番,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黄少天急促的声音将喻文州唤醒,“你醒了吗?”

喻文州张开眼,看见队友们都围在他的床边,神色担忧。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缓缓坐起身来。“我……怎么了?”

“我们才应该问你怎么了!”黄少天怒道,“本来想喊你吃早餐的,结果敲门没人应,一进来就看到你跟叶修倒在地上,吓死我们了!”

卢瀚文连连点头。“就是啊,我刚才差点就打120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就不能告诉我们吗?叶修前辈他没事吧?”

“叶修还没醒?”喻文州看了看躺在自己身旁的叶修,原本皱起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既然我已经恢复正常了,那他醒过来也是迟早的事。”

随后,喻文州把最近两天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蓝雨众人,不过隐去了他对叶修的表白,以及他们的亲吻。

“卧槽,原来我们这几天都是在和叶修相处?”黄少天恍然大悟,“难怪你的言行举止变得那么怪异,连粤语都不会讲了。”

“队长,你干嘛不早说啊,害我们担心。”李远抱怨道。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实在很难解释清楚,我怕说了以后会被你们送去芳村(精神病院)。”喻文州的一番话成功地逗笑了大家,紧张的气氛也有所缓和。

喻文州还想说些什么,正好察觉到叶修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连忙上前查看。“叶修前辈!你还好吗?”

叶修在众人关切的眼神中慢慢睁开了双眸,眼中一片茫然。

“前辈?”喻文州的心马上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嗯?”叶修疑惑地应了一声,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诧异,却没有开口询问。

叶修前辈的这个画风……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呢。

 

叶修再次醒来时,惊异地发现周围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他记得自己昨晚在蓝雨的宿舍遇到了喻文州的告白,然后被对方亲了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难道就如同童话里所说的那样,将他们灵魂互换的魔法会因此被解除,恢复正常?又或者是……他不仅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反而又穿到了另外的人身上?

有过一次经验的叶修迅速镇定下来,决定想办法联络喻文州。要是文州发现自己的灵魂换成了别人,一定会急着找他的。

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他多半会心塞致死吧。叶修草草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服装,视死如归地推开了房门。

身上的衣服是黑色的。难不成自己穿成了老韩?那也太坑人了,他是应该死心地接受事实还是趁机大收钱包?

在叶修走出房间的同时,离他不远的一扇房门也被打开了。一名身著灰衣的青年迎面走来,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叶修认得,这是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江波涛。只是他不确定,自己现在到底穿成了谁——孙翔?周泽楷?方明华?吴启?还是杜明?

以江波涛的身高为参照物,被他穿越的人应该不矮,至少有一米八以上。

“队长,早。”江波涛笑眯眯地跟他打了声招呼,“侬早饭切过伐?(你吃早饭了吗?)”

完了,这回是上海话。

 

(完)

 

后记:

“一觉醒来,叶修发现自己竟然穿成了喻文州。还有比这更惊悚的事吗?”

作者提笔写道:“有。比如说,一觉醒来,叶修发现自己竟然又穿了,这次穿成了周泽楷。”

那么问题来了……

评论 ( 90 )
热度 ( 238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