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青葱岁月(双叶/包叶)

本文是高中校园设定,CP是ALL叶,主双叶(年下)和包叶,可能会有OOC。文前艾特一下点文的妹子~ @新纪-世末 

 

“混账哥哥你等等我!”叶秋从食堂阿姨的手中接过豆浆和叉烧包,快步跟上了走在前面的叶修。“走这么快干嘛?”

叶修抬头看了看学校钟楼上显示的时间,懒懒地回了叶秋一句:“已经7点20分了,不走快点可能会迟到的。冯主任说过,再迟到他就要罚我们打扫全年级的教室,虽然我们之前根本没有迟到过。”

叶修懒得早起,总是踏着早读的铃声走进教室,时间掐得比隔壁班的张新杰还准。教务处的冯主任每次巡视高二级的早读情况,总能看到叶修带着弟弟在铃声中慢悠悠地走进教室,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在铃响的同时走进教室,究竟算不算迟到?教务处为此讨论过几次,后来干脆立了一条校规:“凡是踏着早读铃声进入教室的,一律算作迟到。”

冯主任认为叶秋是被叶修带坏的。你看叶秋文质彬彬,品学兼优,怎么会故意钻空子?肯定是受了他哥哥的影响。

叶修的成绩在年级里也是名列前茅的,就是过于散漫,目无纪律,让许多老师对他又爱又恨。

据说,高二(7)班的黄少天曾经使校方为了他改写校规。而叶修表示,改写校规不算什么,教务处还为他立了一条新校规呢。

高二的教室在四楼,他们每天爬楼梯都要费不少劲。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穿着不透气的校服连续爬四层楼,很容易就会汗流浃背。

等他们两人出现在教室门口时,早读差不多要开始了。语文科代表喻文州拿着课本从座位上站起,朝叶修微微笑道:“早安。你们今天竟然没有踏着铃声进来,真是一个奇迹。”

“我可不想被罚。”叶修耸了耸肩,越过喻文州走到了自己的课桌前,然后将书包放在椅子上。

“叶修,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吧?”喻文州见早读时间还没到,便继续和叶修聊天。

喻文州你这不安好心的家伙,少勾搭我哥。与叶修一同坐下的叶秋腹诽道。

还没等叶修回应喻文州,叶秋就开口了。他有礼地对喻文州歉然一笑,道:“抱歉,我哥中午要和我一起回家吃饭。”

“那真是遗憾。”喻文州叹了口气,翻开手中的语文书,扬声道:“现在开始早读。请大家翻开语文书第26页,《逍遥游》——”

 

早上的第一节是数学课。老师正在讲解一道数列的题目,叶秋在下面聚精会神地听讲,不时做一点笔记。同样认真的还有喻文州和他的同桌王杰希。

叶修一手托着下颚,一手转动着指尖上的黑色中性笔。那支笔被叶修转得飞快,犹如直升机的螺旋桨,只能看见道道残影。

叶修看着自己前排的方锐借着书本的掩护呼呼大睡,又被老师用粉笔扔醒,忍俊不禁。

“老大。”坐在叶修后面的包荣兴趁着老师转过身去板书时,低声在他耳边道:“地理作业的最后一题借我抄抄,我不会做。”

“不借。”叶修一口回绝,“你不会做,我可以教你。如果我借作业给你抄,那是害你。万一你以后考不上大学,还不得埋怨我?”

“唔……也对。”包荣兴思考了一会,感觉自己更崇拜叶修了。“老大你真好!下课之后你教我做那道题吧?”

因为兴奋的缘故,包荣兴不知不觉就提高了说话的声音。等叶修反应过来想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

“包荣兴同学,请你回答我之前的问题。”老师对包荣兴在课堂上开小差十分不满,于是点名让他起来回答。

“……”站起来的包荣兴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老师刚刚问了些什么。叶修想要提示对方,却在老师威胁的瞪视中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下课之后来我办公室一趟。”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叶修,你来回答。”

叶修淡定地起身,瞄了一眼黑板上的题目,答道:“用裂项相消法求和。”

“嗯,你坐下吧。”老师似乎也对叶修格外宽容,“以后不要在课堂上和同学讲话了。”

所以说,成绩好的学生是有特权的。哪怕是叶修这样散漫不羁的学生,也会因为才思敏捷、成绩优秀而得到老师的青睐。

 

中午放学后,叶秋将自家哥哥拉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哥,我们就在这里吃午饭吧。我之前听同学推荐过这家店,味道应该不错。”

“说好的回家吃饭呢?”叶修抬头望着餐馆上方的招牌,感觉有点哭笑不得。其实他也知道叶秋刚才那话是唬人的,因为他们平时中午都在外面用餐。

“那不是为了搪塞喻文州嘛。”叶秋撇了撇嘴,“你可是我的人,怎么能跟那种家伙单独出去吃饭。虽然他没说,但我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

叶修在餐馆里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笑道:“怎么,我的笨蛋弟弟吃醋了?”

叶秋没答话,把一本薄薄的菜单丢给了叶修。“点菜吧,趁着现在人不多。”

“我要一份卤肉煎蛋饭。”叶修翻了翻菜单,很快便决定了要吃什么,然后将菜单还给叶秋。叶秋也没看菜单,直接到前台去点了两份卤肉煎蛋饭。

除了外表之外,叶家的这对双生子在很多方面也有相似之处,例如口味。如果这是叶修爱吃的菜,叶秋往往也会喜欢吃。

“你就这么相信我啊。”叶修讶然,“万一这套餐不好吃呢?”

“没关系。反正无论好不好吃,都有你陪着我。”叶秋的话语带着几分孩子气,与他的外表有些不相称。

叶修一时语塞,正犹豫着要不要接话,却见叶秋朝他这边靠了过来,用菜单挡住店里其他人的视线,吻上了他的唇。

“你……”叶修一惊,连忙伸手推开叶秋。叶秋惩罚性地在他的唇上轻轻咬了一下,才坐回原位,恢复了风度翩翩的样子。

“叶秋你干嘛?不怕被别人看见吗……”叶修不自在地捂着被咬的下唇,心里一阵后怕。要是被同学或者老师看到他们接吻的场面,那可不是一般的惊险刺激。

“我只是盖个章。”叶秋心道,谁叫你整天拈花惹草。“放心好了,刚才没人注意到我们。”

过了不久,他们点的两份套餐都被端了上来。兄弟两人悠闲地坐在角落里用餐,不时聊上几句,讨论的话题五花八门。

 

“下课。”“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放学铃响,莘莘学子从校门鱼贯而出,准备回家完成今天的作业。叶修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父亲说今晚有事要办,不能来学校接他们了。

“那我们去坐公交吧。”叶修不以为意,和叶秋一起走到了学校附近的车站,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

傍晚六点,正好是上下班的高峰期。几乎每一辆公交车都人满为患,挤得像是沙丁鱼罐头。叶修好不容易挤上了一辆车,回头一看,弟弟却不见了。

“叶秋!”被挤到车厢中间的叶修往外喊了一声,“你在哪?”

“哥——”叶秋的声音从车窗外传来,“我上不去,你先走吧,我等下一趟。”

家境优渥,鲜少乘坐公交的叶家兄弟,今天终于亲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民生之多艰。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公交车的车门关了好几次,才勉强关上。

正在读高二的叶修不算高,身材也有些单薄,挤满了人的车厢令他十分难受。每一次急转弯,对叶修来说都是一个考验。

“老大?”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叶修身后传来,是包荣兴。“老大你今天怎么也来坐公交啦,你是想陪我一起坐吗?”

别说坐车,现在能有位置站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叶修此刻无比后悔自己刚才没有拦一辆出租车回家。

“包子,原来你也坐这辆车啊。”叶修艰难地回过头,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包荣兴。他的长相和身材都太过惹眼,很难让人不注意到他。

公交车猛地一个急转弯,叶修踉跄了几步,差点撞上前面的人。包荣兴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叶修,用高大的身躯将他护住。“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叶修在包荣兴的帮助下站稳,想抓住车上的扶手,但是够不着。包荣兴一手握住了车厢上方的护栏,一手拉着叶修,以防他摔倒。“老大,你够不着扶手就抓住我吧。”

身为老大,还需要包子护着自己,真丢人啊……个头才到包荣兴肩膀处的叶修心情异常复杂。

过了大约半小时,公交车总算开到了离叶修家不远的车站。叶修挤出人群,三步并作两步地下了车,和包荣兴挥手道别:“包子,明天见!”

“老大再见!”包荣兴在车厢中使劲朝着叶修挥手。载满了人的汽车驶向远方,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就再也看不见踪影。

叶修在车站等了片刻,便在下车的一群学生中发现了弟弟的身影——

“我以后再也不想在高峰期坐公交车了。”狼狈不堪的叶秋走下车,理了理身上被弄皱的校服,抱怨道。

“先回家吧。”叶修灿然一笑,眸中染上了夕阳的颜色。“今晚哥给你做好吃的。”

 

(完)

评论 ( 7 )
热度 ( 91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