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蔷薇之剑 第一章(海暗)

文前预警:CP为海马濑人X暗游戏,ABO设定,有怀孕生子情节,不能接受请勿阅读

 

可以理解为《千年》的更改版后续,故事背景大致如下:

亚图姆回到冥界以后,海马终生未婚,最后寿终正寝,转世时来到了一个只有ABO性别的世界。他遇见了从灵魂变成人类身份的亚图姆,并与他成为恋人。

他们两人都拥有以前的记忆,也遇见了从前的伙伴,但是除了表游戏和同样变成普通人的马哈德、玛娜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前世的记忆。

海马的性别是A,亚图姆是O,马哈德是A,其他人都是B。没有三角恋情节,只有社长单方面的吃醋。

 

———————以下是正文———————

 

亚图姆踏着夕阳走出学校的时候,遇见了在校门外等待的海马濑人。他倚在那面灰白色的墙上,双臂抱在胸前,保持着一贯傲慢而防备的姿态。

“我刚才在收拾东西。你等了很久?”亚图姆加快了脚步,走到那名身穿深蓝色校服的少年身边停下,抬头看了他一眼。

海马濑人看见亚图姆走出校门后,自然地放下了环在身前的手臂,淡淡回答道:“也没多久。走吧,我在上次去的那间餐厅预订了包间。”

亚图姆微微颔首,正要跟着海马的脚步往前走去,就感觉自己肩上被人用力拍了一下。

“哟,亚图姆!咦?海马也在啊。”

城之内朝他挥了挥手,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先走了,下周见!”

“啊,再见。”

亚图姆应了一声,安静地目送着朋友远去,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自从开启冥界之门的那一刻起,他就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情景了。

当初他以武藤游戏的身份,日复一日地和伙伴们结伴上学,也只觉得这是微不足道的寻常小事。直至即将失去它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了这些回忆的珍贵。

 

“哼,凡骨。”

海马濑人冷眼看着城之内离去的背影,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游戏,黑魔导他们怎么没跟着你?”

即使在这个世界,马哈德和玛娜已经变成了一名普通人,海马濑人依然更习惯以他们曾经化身的卡牌名来称呼他们。

改变习惯并不是一件易事,正如同他明明知道了亚图姆真正的名字,却依旧固执地称呼他为“游戏”,只因那是他们最初相识时,对方使用的名字。

他很清楚,他是海马娱乐集团的社长海马濑人,而并非几千年前那名对法老王毕恭毕敬的神官塞特。

“我已经不再是古埃及的法老王,现在的社会也没有那么危险,不需要他们寸步不离的保护。”

亚图姆轻轻扬起嘴角,又补充了一句:“况且,他们也有享受自由的权利。”

海马濑人听懂了亚图姆话中那个“也”字的含义,心情随即变得愉悦起来。他不喜欢自己的Omega被其他的Alpha盯着看,哪怕那人只是将亚图姆当作值得尊敬的上级看待。

少了两个碍眼的电灯泡,任凭是谁都会觉得高兴。

 

“海马先生,这边请。”

穿着黑色制服的侍者微微欠身,将海马濑人和亚图姆请进了餐厅,带着他们来到一处临海的包间。

每逢周末,选择在外面吃晚餐的人都会比平时更多,但是这间餐厅却并没有多少顾客——亚图姆心想,这大概是因为菜单上昂贵的价格吧。

海马濑人预订的这间包房位置不错,在窗边远眺,恰好可以看见下方闪烁的灯火与波光粼粼的海面。

亚图姆觉得有些热,便脱下了身上的蓝色外套,随手将它搭在自己身后的椅背上。

“热吗?”

海马濑人见状,拿起放在手边的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一些。

“嗯。”

室内逐渐降低的温度令亚图姆感觉凉快了点。他将视线从窗外转向餐桌,上面摆放着精致的烛台和餐具,荧荧的烛光映入那双幽紫色的眸子里,恰似一缕划破暗夜的晨曦。

 

海马濑人出神地盯着面前的人看了很久,直至亚图姆感觉颇不自在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他才回过神来。

“菜我已经点好了,侍者很快就会送过来的。”

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将微微握起的拳放在唇前,掩饰般地咳了一声。

话音刚落,包间的门便被轻轻敲了两下。端着餐盘的侍者推门而入,将海马濑人事先点好的菜一一上齐,然后悄无声息地带上了房门。

点缀着青翠薄荷叶的奶油蘑菇汤,新鲜可口的蔬菜沙拉,煎得外焦里嫩的安格斯牛排……满桌的美味佳肴散发着鲜香的气息,只可惜坐在餐桌前的两人都没有进食的心思。

也许是刚才喝了点红酒的缘故,亚图姆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热。他蹙了蹙眉,烦躁地扯开了上衣的领口,修长的锁骨在半敞的衣领间若隐若现。

“怎么了,游戏?”

海马濑人注意到了亚图姆的异样,关切地询问道:“你的脸有些红,是发烧了吗?”

“没……没事。”

亚图姆摆了摆手,极力压抑着渐渐变得急促的喘息声,发觉眼前的景象似乎也开始模糊起来。

恍惚之中,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事实:Omega是有发情期的,他们的初次发情期通常都在十六至二十岁之间。

——而他今年,已经十八岁了。

 

“趁信息素还没扩散,快回家!”

海马濑人隐约闻到了从亚图姆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味道,当机立断地将人横抱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踢开了包间的门,往餐厅楼下的停车场冲去。

意识模糊的亚图姆被海马濑人塞到了副驾驶座上,颦着英气的眉峰低声呢喃:“海马,结账……”

“我早就付过账了。都这种时候了,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海马濑人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随后迅速踩下油门,不顾那桌被他们浪费的烛光晚餐,风驰电掣地赶往家中。

“这个世界,和我们之前生活的世界太像了……我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性别发生了变化。”

亚图姆抬起手臂挡住双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任由额上滑落的汗珠沾湿他金黄的发丝。

他的脸庞泛着不自然的红晕,艳丽的颜色为这名向来杀伐决断的决斗者增添了一丝诱人的意味——在海马濑人眼里,这样的亚图姆比世间的一切都更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砰!”

卧室的房门被粗暴地踹开,不久之后又被阖上,落锁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亚图姆被平放在柔软的床铺上,难耐地蜷缩着身体,像濒死的鱼类一样用尽全力呼吸。他平日里凛冽冷酷的眼眸覆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泛红的眼角显出他此刻饱受欲望折磨的痛苦。

他咬了咬牙,忍耐着想要呻吟出声的冲动,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没带抑制剂……”

“抑制剂?”

锁上了屋门的海马濑人走到床边,闻言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有我在,你还要抑制剂做什么?”

无法抑制的信息素气味从亚图姆身上散出,浓烈得如同从刀尖上淌落的鲜血,夹杂着属于黑暗与死亡的气息。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既然世人向往光明,那么黑暗的一面就注定需要有人来承受。

“什么都别想了。”

海马濑人动作轻柔地抚摸着亚图姆颈后的腺体,冰蓝的眸色晦暗深沉,低哑的嗓音似是在蛊惑对方,又似是在命令着他——

“游戏,你只需要把自己交给我。”

 

为了度过发情期,亚图姆不得不请了几天假。再次去上学时,他在玛娜等人的追问下承认了他被海马濑人标记的事。

即使他不承认,大家也能猜得出来。毕竟海马濑人和他几乎是同时请假的,两人又是交往中的关系,发生这样的事也算是情理之中。

值得庆幸的是,自从标记事件以后,亚图姆终于拥有了身为一名Omega的自觉,开始习惯随身携带抑制剂了。下次要是海马濑人不在,他起码还能自己解决问题,不至于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与此同时,海马濑人也开始暗中准备他的求婚事宜,打算等到亚图姆生日的那天给他一个惊喜。

——然而,海马社长不曾料到的是,命运给予的惊喜总会比他们更快一步。

 

“哗哗哗……”

从浴室中传出的水声将海马濑人从睡梦中吵醒,他睁开眼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闹钟,发现已经是早上七点了。

床边的位置是空的,被窝里还有一点余温,看来他应该才刚起床没多久。

“呕……呕——”

淅淅沥沥的水声停了片刻,便有隐约的呕吐声传来,惊得海马濑人立刻起身,想要推开浴室的门,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游戏!游戏你怎么了?”他用力敲了敲门,见里面的人没有回应,越发焦急不安。

正当海马濑人准备破门而入时,浴室的门总算被打开了。亚图姆脚步虚浮地走了出来,失去血色的双唇紧紧抿起,眼角还残留着一点水光。

“游戏,你哪里不舒服?今天别去上课了,我叫医生过来帮你检查。”

亚图姆无力地点了点头,回到床上躺下,阖上双目休息,直到耳边嗡鸣的声音慢慢消失,才放松下来。

海马濑人的私人医生很快就赶到了他的住处,在他紧张的吩咐中仔细为亚图姆做了一番检查。

亚图姆感觉昏昏沉沉的,也没听清楚医生究竟说了什么,只感受到了恋人握着自己手掌的力度微微收紧,灼热的温度令人不忍松开手指。

他听见海马濑人叹了口气,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懊恼。

“啧,我还没来得及准备求婚戒指……”

评论 ( 7 )
热度 ( 34 )
  1. こ☆は☆な乐正雨枫 转载了此文字
    嘿嘿嘿嘿嘿嘿偷看))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