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翅膀不能随便摸(狗博)

我终于开始写生日的点文了,先写最有灵感的一篇吧。
@有梦想的纠结烦恼体  请查收,虽然我觉得主题好像有点偏离了你点的梗……

原梗是:博雅对狗子特别好,并且把他当成自己人。所有人都觉得博雅喜欢狗子,但是他自己不知道2333狗子因此十分不爽

从第一眼看到大天狗开始,源博雅就很喜欢他那双宽大的翅膀。它蓬松而柔软,静止时像一片乌黑的云,悠悠漂浮,扇动时又宛如苍鹰展翼,鹤唳九霄,风声激荡。
——喂,我能摸摸你的翅膀吗?
初次见面时,这句话在源博雅喉中盘桓了许久,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毕竟他对大天狗来说只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对方应该不会愿意把重要的翅膀交到自己手里。
等到两人成为朋友以后,生性直率的源博雅便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
“大天狗,我能摸摸你的翅膀吗?”
大天狗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似乎对此感到有些惊讶,又带着一丝隐隐的喜悦。
他清了清嗓子,直视着源博雅那双湛清的红眸,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可以。”

从那以后,大天狗便跟着源博雅来到了他的庭院,在此长留。
经过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之后,源博雅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秘密。
大天狗素来冷傲孤绝,情绪少有波动,因此旁人很难猜到他的心思。然而,只要仔细观察大天狗身后那墨色的翅膀,就能读懂他的情绪——
大天狗心情很好的时候,宽大的羽翼就会舒展开来,一下一下地扑扇着。当他感觉不悦时,身后的翅膀就会耷拉下来,有气无力地扑棱两下。
这可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源博雅微微抿唇,忍住了想要笑出声的冲动。他挥了挥手,招呼大天狗过来和他切磋,然后看着对方的双翼在战斗中自由舒展,不住扇动。

“今天就打到这里吧。”源博雅收起弓箭,擦了擦额上的汗,意犹未尽地感叹道:“真痛快啊。”
“博雅,你比之前更强了。”大天狗敛起羽翼,淡淡评价了一句。
“你也是。”源博雅不经意瞥见他背后开叉的羽毛,挑了挑眉。“大天狗,你的翅膀好像开叉了。”
大天狗闻言,抬手摸了摸自己身后的黑翼。他不能完整地看见自己的翅膀,梳理起来也不太方便,于是对源博雅说道:“你帮我弄一下吧。”
“好。”源博雅爽快地同意了大天狗的要求,随即走到他身后,细细梳顺了那些凌乱的黑羽。修长的五指从羽翼间轻轻拂过,恰似乐师的手拨动琴弦,指间流淌着美妙的音符。
大天狗对此感觉十分愉悦,尽情享受着源博雅为他提供的顺毛服务,深蓝的眼眸微微眯起。
源博雅察觉大天狗的翅膀又放松了一些,嘴角也挑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两名花妖娉婷而过,正好目睹了这温馨的一幕,不由得吃了一惊。
“看,博雅大人在帮大天狗大人……”桃花妖低声惊呼道。
“嘘。”樱花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好友小声一点。她遥遥望着大天狗和源博雅亲昵的举动,一时恍然大悟——
原来他们是恋人关系,难怪平时如此亲密,博雅大人还总是对大天狗大人那么好。
“我还以为博雅大人喜欢的是晴明大人呢,看来这次的赌局是要输给她们了。”桃花妖无不惋惜地叹气。
“我们走吧,别打扰两位大人了。”樱花妖掩唇一笑,随后拉着桃花妖悄然离开了此地。

博雅应该是喜欢我的。
每当大天狗出战时,看见源博雅下意识地护着自己,心底都会掠过这样一句话。
只可惜,源博雅在感情方面的反应实在是有些迟钝。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心意,只是一如既往地将大天狗当作好朋友。
大天狗犹豫着是否应该向源博雅表白,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万一是他弄错了呢?如果源博雅真的只是把他当成朋友看待……
这种微妙的平衡,一直维持到几个月后的某一次战斗——
“危险!”源博雅箭步上前,挥刀拦下了那只意图袭击大天狗的恶鬼,自己却被凌空掠来的一抹银光击中。
飞溅的血花染红了大天狗的视野,沿着他俊逸的脸庞缓缓淌落。他扶住了源博雅倒下的身体,抬眼打量着包围他们的几只恶鬼,瞳中充斥着骇人的血红色。

“博雅大人!”桃花妖见状一惊,连忙跑到了源博雅身边,挥袖凝起细柔的春风,为他治疗伤势。
黑豹看见自己的主人倒下,登时发出了一阵悲愤的吼声。它狠狠瞪着面前的敌人,獠牙骤张,目露凶光。
“羽刃暴风!”大天狗飞身掠起,挥动团扇,
召来了狂暴无比的飓风。黑色的羽刃片片散落,随着暴风的漩涡飞速急旋,将那些恶鬼卷成了碎片。
“好、好厉害……”一旁的座敷童子见此情景,不由低声赞叹了一句。
“走吧。”大天狗将昏迷的源博雅抱了起来,而后张开翅膀,往他们的庭院中飞去。

源博雅很快就醒了过来。他睁开眼时,看到了坐在自己身旁的大天狗,于是下意识地问道:“你没事吧?”
大天狗注视着源博雅身上染血的绷带,冷哼一声,头也不抬地回道:“不用你多管闲事。”
他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心中又悔又痛,恨自己没能保护好源博雅,还让对方为了救他而受伤。
“多管闲事?我保护自己的朋友,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源博雅剑眉一轩,语气中带了几分怒意。
大天狗听见“朋友”二字,顿时更加不满,冷冷说道:“谁跟你是好朋友了?”

当大天狗望见那双红眸中燃烧的怒火时,便明白源博雅误解了他的意思。他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对方轰出了房间,耷拉着翅膀站在门外。
他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不放心源博雅,于是选择了守在屋外。
一整天下来,大天狗的翅膀都毫无生气地垂在背后,看起来蔫蔫的。
“咳,咳咳……”傍晚时分,安静的屋内传出了低低的咳嗽声。
“博雅?”大天狗走过去敲了敲门,得到的回应只有源博雅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他心道不好,便立刻拉开了门,迈步入屋。

源博雅裹着被子躺在席上,脸颊烧得通红,胸膛随着喘息的声音轻轻起伏。
大天狗见他这副模样,猜测多半是伤口发炎了,伸手就要去脱他的狩衣。
“不用你……多管闲事!”博雅背过身去,避开了他的手,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
大天狗不理会他的抗拒,直接把桃花妖叫了过来,又打了一盆清水,沾湿布巾敷在他的额上。
朦胧的烛光下,大天狗浅色的发镀上了一圈金色的光晕,恍若清贵的神明。
“博雅,你真的只是把我当成好朋友吗?”恍惚之中,他似乎听见大天狗这样问道。
源博雅咳了几声,然后哑着嗓子反问了一句:“如果不是好朋友……那又是什么?”

也许是大天狗的那一句话让源博雅陷入了迷茫之中,在养伤期间,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他倚坐在廊沿休息,望着站在不远处聊天的大天狗和雪女,苍白的脸上神色恹恹。
大天狗和雪女站在树下聊了这么久,一定关系很好吧。也不知道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人……雪女会是他喜欢的对象吗?
如果源博雅离得再近一些,就能够清楚地听见他们两人的谈话——
“这么久都追不到人,还把他惹怒了?以后出去别说我认识你。”
“有时间在这里冷嘲热讽,不如帮我想想办法。”
“他之前不是经常帮你梳理翅膀吗?直接把这个告诉他就行了。”
“这样说……会不会太直接了?”
“那你还是孤独终老吧。”

源博雅换了个姿势坐在廊边,一抬头便对上了大天狗担忧的眼神。
“脸色怎么这么差,不舒服吗?”
源博雅摇了摇头,停顿片刻,最终还是开口问道:“大天狗,你和雪女……是什么关系?”
大天狗闻言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马上解释道:“雪女算是我的朋友吧。不过,你和她当然是不一样的。”
源博雅听着大天狗的话,觉得自己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一闪而逝的东西,心中却又不甚明朗。
“你是不是喜欢她?”他索性单刀直入,话语中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紧张感,还有一丝隐约的不快。

大天狗没想到他和雪女的一番谈话竟会引起这样的误会,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博雅,我喜欢的人是你。”
大天狗说罢,展开身后的黑翼裹住了源博雅,低声笑道:“你连我的翅膀都摸过了,还想让我跟别人在一起?”
“……什么意思?”源博雅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不知道吗?天狗一族的翅膀可不能随便摸。如果你主动摸了我的翅膀,就表示你愿意嫁给我。”大天狗看着源博雅俊朗的脸上逐渐泛起红晕,嘴角微扬。
源博雅避开了大天狗灼热的视线,恼怒道:“我根本不知道这种事!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
“你以为现在说这种话,还来得及吗?”大天狗用他柔软的翅膀将源博雅禁锢在自己怀中,随后伸手环上了他修瘦的腰身。
“博雅,早在几年以前,你就已经成为我的妻子了。”

评论 ( 22 )
热度 ( 161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