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抗信息素考核(狗博)

ABO设定,军校生大天狗X教官源博雅。

身穿军服的源博雅在教室中踱步,足下锃亮的黑色军靴闪过一丝冷泽。他蓦地顿住了脚步,扬声问道:“明天的考试内容,大家都明白了吧?”
“明白!”军校生们齐声回答,洪亮的声音在教室内不住回响。
年轻的军官点了点头,目光有意无意地从坐在角落的大天狗身上扫过。
他希望自己的恋人能够通过这次考试,否则他就失去了进入军队的资格,永远无法与自己并肩同行。
大天狗始终目视前方,背脊挺得笔直。他注意到源博雅的视线,随后无比自信地笑了起来。
“本场考试,我会亲自监考——谁也别想作弊。”

源博雅走后,军校生们开始议论纷纷,谁也不希望自己因为这次的考核失败而被淘汰。
会因此感到紧张的都是一些Alpha,Beta们倒是觉得无所谓——毕竟他们感觉不到信息素的存在,也就不会受到它的影响。
“据说在这门考试当中,唯一一个满分的记录,是酒吞上将当年创造的。”
“那是因为酒吞上将喜欢Alpha啊,他当然不会被Omega的信息素吸引。”
“唉,如果我是Beta就好了。”大天狗的同桌垂头丧气。之前的所有抗信息素训练,他都没能抵挡住那些甜美的信息素的诱惑。“这可怎么忍得住啊,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大天狗淡淡地说了一句。

“咦?看不出来,大天狗你一副性冷淡的样子,居然还有喜欢的人!对方是男是女?哪个班级的?是Omega对吧?”
大天狗无视了同桌惊讶的神色,无论他怎么追问,都无动于衷。
“这是秘密。”
他和源博雅交往的事情,除了他们本人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暂时隐瞒两人关系的做法,是源博雅提出来的,他不想大天狗的能力受到其他同学的质疑——军校的考核除了实战之外,还有许多笔试科目,而大天狗的各科成绩一向都是名列前茅的。
如果他们两人的关系曝光,难免会有人出于嫉妒心理,散播谣言说大天狗通过源博雅的渠道,提前得知考试题目,那他们就百口莫辩了。

大天狗原本以为,像源博雅这样反应迟钝的人,根本不会考虑到这些问题——
毕竟当初他追了源博雅那么久,对方都没有反应过来。
后来他发现,其实源博雅只是在感情方面比较迟钝而已。倘若没有足够敏锐的意识,是不可能在军部占有一席之地的。
况且,源博雅虽然大大咧咧,对恋人的事情却是十分上心的,又怎么会忍心让他蒙受不白之冤?
大天狗与源博雅定下了一个约定,等他进入军队以后,就公开两人的恋情。
为了这个约定,即使考核再难,他也会竭尽全力,以自己最优秀的成绩从军校毕业。

大天狗将视线转向了窗外,看着碧蓝如洗的苍穹,颇有些心不在焉。
他很想知道,源博雅的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道的。
——没错,尽管他们正在交往中,但是大天狗从来都没有尝过源博雅的滋味。
他总是提前准备好抑制剂,寻找适当的时机请假,然后将自己锁在房间内,独自度过发情期。
虽然大家都知道源教官是一位Omega,但是没有任何人见过他处于发情期的模样,就连大天狗也没有见过。
源博雅实在是太正直了,正直得有点不解风情。他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即使对方是Alpha,而他是Omega。
于是大天狗就一直熬到了现在。明天是他的十八岁生日,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标记源博雅,对方就没有再拒绝他的理由。

抗信息素的考核如期而至,军校生们在几个试室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考核的时间并不长,只要能够坚持十五分钟,就算是合格了。然而,即使是十五分钟,对于某些人来说也是非常难熬的存在。
有的人走出来后,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悄悄松了口气;也有的人脸色苍白,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可怜的分数。
更有甚者,捂着鼻子慢慢从屋中走出,指缝间不断淌下暗红色的鲜血,脸上还有被揍过的痕迹。
大天狗看着那人灰败的脸色,不屑地移开了视线。
又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废物。这种人以后上了战场,就只有挨宰的份。

“18号,大天狗同学,请做好考核准备。”
大天狗依言走到门前,安静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试室的大门具有隔绝信息素的功能,因此他并不能感觉到室内那名Omega的信息素。
军校中的Omega教官不算太多,大天狗略一思考,就大致推测出了考官的人选。
排在大天狗前面的某位同学显然定力不足,才过了两分钟,就灰溜溜地走出了试室。
大天狗冷冷地目送对方离开,而后在老师的示意下打开铁门,迈步走进了试室。
当他看清那名坐在试室中央的Omega教官时,不禁怔了一下,脸上轻松自信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原来,“亲自监考”竟然是这个意思……

“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17号考生忍耐了三分钟后,理智瞬间崩溃,疯狂地扑向了黑发红眸的Omega教官。
大天狗见状一惊,正想上前制止,却没想到源博雅的速度比他更快——
他霍然出手,动作迅疾如电,一击擒住对方手腕,顺势将他的双手反剪在背后。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源博雅的动作干净利落,流畅自如,简直堪称擒拿术示范,完全不像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
“0分,下一个。”源博雅示意一旁的青坊主记录下17号考生的成绩,随后看着名单念道:“18号,大天狗同学……计时开始。”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恍惚之间,大天狗想起了自己曾经对同桌说过的那句话。
而现在,他喜欢的人就坐在他面前,身上散发着浓烈的信息素气味。那是醇酒的味道,入口甘冽清凉,却是后劲十足,烈如刀割。
源博雅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军服,头戴军帽,足蹬长靴,从头到脚都被裹得严严实实。他越是表现得禁欲,神圣不可侵犯,就越是让人想要扒光他的军服,将他压在身下,从里到外狠狠地侵犯一遍。
何况,那诱人的信息素还在不断作祟,企图将不远处的妖族Alpha吸引过来。
“来吧,过来吧……只要上前几步,博雅就是你的人了。”朦胧之中,大天狗似乎听见有一个声音正在蛊惑自己。
他如何能够抗拒这样的诱惑?

“如果你走过来碰我,考核就会失败。”源博雅警告的话语登时唤回了大天狗的神智。他阖上双眼,强迫自己不再去看源博雅,脑海中却依然浮现出对方的身影——
微微泛红的脸色,压抑的喘息声,水光闪烁的红眸,无一不在对他发出无声的邀请。
博雅……你,也在渴望着我吗?
大天狗用力摇了摇头,睁开双眼时,明澈的蓝目已被情欲染上了淡淡血丝。
“还有十一分钟。”他看到源博雅端正地坐在椅上,抬头看了时钟一眼,表情异常严肃。
大天狗很清楚,考核失败究竟意味着什么。他绝对不会让自己一时的愚蠢行为,毁掉未来的大好前途。

当空气中的信息素充盈到某种程度时,大天狗体内的欲望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他失去了维持人形的能力,身后宽大的黑翼在半空中若隐若现。
源博雅知道他就快到极限了,不禁开始为自己的恋人感到担忧。他微微攥紧了拳,身体却依旧坐在椅上不动。
考官不得主动离开座位,这是本次考核的规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天狗感觉自己的理智快要被淹没了,他仰天发出一声清啸,身体霎时腾空而起。他背后的那双翅膀猛然张开,贪婪地呼吸着烈酒的醇香,扇起阵阵清风。

“大天狗!”源博雅急切地喊道,“不要过来!”
他的声音中已然失去了先前的冷静,这句话听来不似长官对部下的命令,更像是恋人之间偶尔示弱的央求。
“别过来……还有四分钟就结束了。”他轻声鼓励着面前的人,一时竟不忍心抬头去看对方的模样。
被欲望逼疯的Alpha是什么样的,他对此再清楚不过了。刚才考核的十七人中,有接近一半的人完全失控,不管不顾地朝他冲了过来。
尽管接受过抗信息素的训练,他们还是无法战胜自己的本能。
源博雅第一次监考这门科目,目睹了无数令人感慨的情景,心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他为大天狗的坚毅而骄傲,却又不愿意看到他忍受这样的折磨。

也许是源博雅的安抚起到了作用,大天狗发泄过后,躁动的内心又渐渐恢复了平静。
他身上的制服已被汗水浸湿了大半,裤裆处也被撑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他的气息有些乱了,修长的手臂微微发颤,却依然不屈地与身体的本能作着抗争。
他极力忍耐着想要与源博雅结合的冲动,心无旁骛地盯着挂在墙上的时钟,仿佛那上面有什么特别稀奇的东西。
负责做记录的Beta青坊主坐在源博雅身侧,始终面无表情,心如止水,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还有最后两分钟。
大概是被他们两人之间的羁绊打动,又或许是不希望这样优秀的学生被淘汰,青坊主阖上了眼,清冽的嗓音缓缓在试室中响起——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一语既出,正如石落幽潭,万籁俱寂。
大天狗再度抬起眼时,眸中的血丝已消失不见,重新恢复为那片澄澈的湛蓝。
他隐去了背后的双翼,认真地说道:“源老师,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懂得利用对话来分散注意力,倒是挺聪明的。
“你问吧。”源博雅悄然舒了口气,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为什么你正处于发情期,还能拥有这样强大的战斗力?”其实大天狗一开始就想这样问,只是被突如其来的信息素诱惑扰乱了心智。
“发情期?”源博雅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服用了模拟发情期的药物而已。”
话音刚落,他就察觉到了大天狗眼中闪过的一道厉芒,连忙解释道:“这种药对身体没有任何伤害……”
你不用担心我。

两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考核结束后,源博雅将大天狗的准考证还给了他,朗朗笑道:“大天狗同学,恭喜你通过了考试。”
抗信息素考核,可以说是所有Alpha面临的最大难关。一旦通过了这场考核,那么接下来的所有科目都会显得非常简单。
“谢谢源老师。”大天狗颔首致谢,从源博雅手中接过了自己的准考证。
在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博雅,我今天成年了。今晚……你给我等着。”

评论 ( 24 )
热度 ( 164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