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圣殿黎明 第一章(狗博)

西幻骑士设定,对这个脑洞没什么信心,不一定能够写完

“当他洁白的双翼染上了黑夜的颜色,
信仰的神圣光辉便已离他而去。
那充满罪恶力量的宝剑,
割裂了昼与夜,
挥动之间,
四周尽是亡者不甘的哀泣。
吟游诗人拨动着竖琴的细弦,
低低唱起一曲童谣,
呼唤着迷途之人的归来。”

——《阴阳大陆史诗·翼族卷·大天狗传》

“博雅,你的剑变钝了。”
当大天狗与源博雅双剑交击时,翼族的男子打量着眼前昔日的同僚,发出了一阵轻蔑的笑声。
源博雅横剑在前,被魔法斗气激发的冲力逼得退了一步,在湿滑的雪地上堪堪站稳。他蹙了蹙眉,不可置信地问道:“大天狗,像你这样骄傲的人……为什么要与黑晴明那种亡灵法师为伍?”
“因为黑晴明大人能给我力量。等到黑晴明大人实现大义的那一日,你们自然就会明白一切。”大天狗挥剑指向源博雅,剑身上刻着的骑士团印纹如今显得尤为刺眼。
“不要对我手下留情,博雅……否则,你会死在我的剑下。”

在阴阳大陆的神话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神明——太阳神,月神,风神,酒神……
数百年来,被誉为创世神的太阳神,始终在阴阳大陆的子民们心中拥有无与伦比的地位。
多年以前,教皇在扶桑国的首都平安城中建立了太阳圣殿,并设立五大骑士团:破魔骑士团,暴风骑士团,雨泽骑士团,蔷薇骑士团,以及暗夜骑士团。它们分别由源博雅、大天狗、荒川之主、花鸟卷和阎魔负责统领。
在五大骑士团中,破魔骑士团的成员身份最为特殊,因为他们是皇家骑士,其团长源博雅也拥有皇室血统。
五大骑士团的成员们各司其职,和睦相处,将彼此视为可靠的战友,共同为维护扶桑国的和平安定作出努力。
——旧时一切美好的回忆与信仰,都在大天狗受到亡灵法师黑晴明的蛊惑之后,轰然坍塌。

“黑晴明大人,请赐予我力量吧!”
大天狗凌空振翅,清啸一声,身后雪白的双翼被黑魔法的气息腐蚀,迅速染成了浓重的墨色。
一圈画着繁复咒文的法阵出现在他脚下,缓缓旋转着,往外渗出丝丝阴寒的黑气。幽魂的恸哭响彻郊野,诅咒的暗色悄然泛上大天狗的剑锋,旋即紧紧缠住了它。
“接招吧!”他长笑几声,手中佩剑重重劈下,挥落一片冰凉的银光。
“铮!锵!”两柄骑士佩剑在短短的瞬间相击数次,星芒般的火花在锋刃上熠熠闪烁。
“可恶……”源博雅勉强挡下了大天狗猛烈而迅捷的攻势,低低啧了一声。
大天狗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强了那么多……

“博雅团长,大天狗团长!”闻声赶来的白狼看见两人展开殊死搏斗的一幕,惊叫道:“这是怎么了?”
“大天狗被亡灵法师黑晴明蛊惑了,想要背叛太阳圣殿!”
听见源博雅的话后,白狼连忙拿出了背在身后的弓箭,准备支援自己的团长。
大天狗的身体微微腾空,巨大的双翼一下一下地扑扇着。他明显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却不愿给予白狼一个眼神,看起来完全没将那名狼族少女放在眼里。
专注于战斗的源博雅并没有回头。他认出了白狼的声音,立刻出声警告:“白狼,不要过来!”
源博雅说话间,刻有利箭印纹的骑士剑已逐渐被另一把剑压制,不得不向后退了几分。那柄剑上的暴风状印纹肆意伸展着身体,看起来高傲又狂妄,刺得他双目生疼。

“大天狗现在拥有的力量,不是你们能够对抗的。我在这里拖住他,你们马上回圣殿去找晴明。”源博雅当机立断,对离他不远的白狼说道。
“博雅团长……”白狼看着缭绕在大天狗周身的阴森气息,以及那双被染成了纯黑色的羽翼,一时有些犹豫。
大天狗团长的魔法斗气已经沾染了亡灵的气息……如果此时留下博雅团长单独一人,恐怕他会有危险。
源博雅凝聚起体内的斗气,握剑的手骤然发力,将大天狗震得猛退一步,而后扬声吼道:“走!”
“是!”白狼不敢违抗命令,收起弓箭便迅速转身离开,往太阳圣殿的方向赶去。

“碍事的家伙终于走了。博雅,现在又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大天狗似乎对白狼的离开十分满意,淡漠的蓝眸中透着一丝没有温度的笑意。
源博雅望向面前的翼族男子,蹙眉问道:“大天狗,你之前说的大义……究竟是什么意思?”
“万物生而平等,无论是人族、精灵、兽族还是亡灵,都有在这片大陆上自由生存的权利。而那些心胸狭隘的人类,却不允许亡灵踏入阴阳大陆半步,想尽办法将他们拦在了冥界之门外。”
大天狗说话时,脸上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神色。他身后的黑羽不断从空中飘落,轻轻地躺在了明净无瑕的白雪怀中。
“当黑晴明大人开启冥界之门时,阴阳大陆的规则就会被改写,我们将迎来一个真正平等的世界。”

“如果冥界之门被打开,阴阳大陆就会陷入一片混乱!”源博雅反驳道,“这里只会出现亡灵肆虐的情景,你想象中的和平共处根本不可能实现!”
“人类总是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定义为‘不可能’。”大天狗冷冷一哂,随即握紧了那把泛着黑气的骑士剑。“我们之间,也该有个了结了。”
剑出,风起,一道看不清的寒光呼啸着刺向了源博雅的胸口。
他试图抬剑格挡,一时不慎,手中佩剑便直接被凛冽的疾风狠狠刮落,在雪地上滑出了好远一段距离。
当源博雅抬眼时,剑锋的残影已然逼近了他的胸膛,速度之快令他完全来不及闪避。

大天狗记得,自己分明对准了红发骑士的要害之处,却在刺入对方身体的一瞬,稍稍偏了几分——
剑身上附带的黑魔法,让它轻而易举地穿透了骑士胸前坚硬的护甲。
随着佩剑的拔出,一簇血花霎时喷洒而出,溅落雪地,宛如血色的蔷薇在冰雪中怒放。
“大、天狗,咳咳……”源博雅咳出零星血沫,一手持剑护在身前,一手用力按住了正汩汩流出鲜血的伤口。
他凝目望着眼前的人,愤慨又悲哀地问道:“我们两个……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大天狗没有抬头,他担心自己会在源博雅眼中看到憎恨或是厌恶的情感。
他能够容忍源博雅和那个叫安倍晴明的大祭司走得越来越近,也能接受对方在感情方面的迟钝,却唯独不能想象源博雅憎恨他的表情。
博雅……你会恨我吗?
“我不知道黑晴明那个家伙,咳咳……到底对你承诺了什么,让你如此执着。”源博雅的声音低了下去,“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无论你变成什么样……”
大天狗没有听见源博雅的后半句话,因为面前的人已经失去了知觉。他下意识想要扶住对方,伸出的手却忽然停在了半空中——
“灵缚·禁!”
当源博雅倒下时,他隐约听见圣殿大祭司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清越飘渺,宛如天琴的吟唱。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