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如鲠在喉(狗博)

梗来自游戏十九章剧情中的一句话。

虽然博雅生性耿直,应该不会因为区区一句话而耿耿于怀,但我还是很介意,所以就有了这篇文。

大天狗在深夜时分醒来,不远处昏黄的烛光轻轻摇曳着,进入了他的视线。
“醒了?”他看见源博雅坐在一旁,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凝重。
大天狗发觉自己身上的伤处都已被包扎整齐,绷带上还透着一股淡淡的药香。看来是源博雅将他带了回来,并且帮他处理好了伤口。
“嗯。”大天狗微微颔首,沉默了良久后,又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了?”
屋内的气氛颇为压抑,源博雅也紧绷着脸保持缄默,看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源博雅简单将八岐大蛇复活之事告诉了大天狗,愤慨道:“八百比丘尼那个女人……我虽然一直都看不透她,但是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还好神乐没事,否则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源博雅说话时,鲜红的眸中充斥着被同伴背叛的愤怒,以及败于对方手下的不甘。尽管他竭力想要掩饰,大天狗依然敏锐地在他眼底捕捉到了一丝隐隐的落寞。
——没办法,他实在是太了解源博雅了。
“你跟那个八百比丘尼,关系很好?”大天狗旁敲侧击。
源博雅摇头否认。“算不上关系好,她跟神乐走得比较近。”
这就有点奇怪了。既然博雅跟那个女人关系不是很好,又为何会因此而落寞?他努力隐藏这份情绪的原因是什么?
这是源博雅第一次对自己有所隐瞒,这个认知让大天狗心中有些不快。
他知道自己从源博雅这里问不出答案,便让对方先回去休息,打算等明天早上再去问问安倍晴明。

“是吗……果然,博雅心里还是有点在意的吧。”白发的阴阳师听罢,叹息着摇了摇手中的蝙蝠扇。
“废话少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大天狗执着地继续追问。
安倍晴明回想着当时的情景,缓缓说道:“由于八百比丘尼被黑晴明抓走了,大家都非常担心她的安危。那个时候,小白说了一句话——”
“如果被抓走的是博雅大人就好了。”
大天狗听见这句话后,平静无波的眼神骤然一冷。
不过是轻飘飘的一句话罢了。然而,一旦他把自己代入了源博雅的处境,设身处地想来,就会感觉如鲠在喉,非常不适。
源博雅之所以落寞,大概是因为他觉得同伴并不重视自己。

“小白是谁?”大天狗湛蓝的瞳中闪过厉色,冷冷发问。
“小白是我的式神,外表像一只狐狸,经常跟在神乐身边。它……”安倍晴明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在大天狗冰冷的视线中渐渐噤声。
源博雅是他的朋友,小白是他的式神。若是他为小白说话,那无疑是将源博雅放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他没有立场为小白辩护什么,况且那样的举动只会进一步激怒面前的这位大妖。

“我不管它是出于什么理由说出这样的话。”大天狗犀利的话语配上他高傲的神情,颇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意味。
“别跟我说‘它是因为信任博雅,相信凭他的实力能够顺利逃脱’这种鬼话。没有任何理由足以让它希望博雅代替另一个人身处险境,即使这只是一句玩笑话。能够伤人的玩笑,已经脱离了它的初衷。”
“它这样说,明摆着就是在告诉博雅:‘你对我们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博雅不会计较,不代表它就可以这样说。”
“博雅可以不在意,但是我不能不在乎。对于每一句有可能会伤到他的话,我都非、常、介、意。”

安倍晴明对大天狗突然爆发的怒意感到有点惊讶。这名强大的妖怪对源博雅的在意程度,显然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比他这个朋友还要护短。
“大天狗……你说得对。”
倘若是源博雅自己说出“如果被抓走的人是我就好了”,那是他自己的想法,旁人无权干涉。
但当时的情况是,小白说宁愿源博雅被黑晴明抓走,这其中包含的意思就很微妙了。
在场的人并不止一个,为什么它偏偏要对源博雅说这样的话?是因为知道他不会往心里去,还是因为根本不在意他的态度?
在难以做到两全其美时,人们往往会选择让那些坚强的人承受更多,而不会细想对方内心深处真正的感受。
——这和“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懂事遭雷劈”是一个道理。

源博雅是一位坚强的武士,小白一句半开玩笑的话,自然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可他也是一介凡人,并非看破红尘、无情无欲的得道高僧,又怎么可能真的完全不在乎?
庭院中的夜樱被清风吹得飒飒作响,落下几片粉白的花瓣来,徐徐飘到了红发武士的掌心间。
源博雅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是有点介意的。如果他将真正的情绪表露出来,那就显得太小气了,简直就是斤斤计较,与他一贯的作风不符。
大概也只有相识多年的大天狗,才能看出他隐藏得如此之深的情绪。
那个家伙,不会真的跑去问晴明了吧……

源博雅正盯着树上的樱花出神,转眼间就看见一碟精致的和果子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嗯?”他抬眸望去,恰好与长身而立的大天狗四目相对。对方眼中的那片蓝色澄澈如初,看得他心头郁结良久的情绪也被冲淡了几分。
“谢了。”源博雅说罢,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大天狗过来坐一坐。
大天狗一言不发地走到源博雅身旁坐下,陪着他看樱花簌簌飘落,就像在观赏冬日凛冽的飞雪一般。
源博雅低下头,拿起碟中的一串和果子,轻轻咬了一口。
软糯的表皮之下,清甜的茶香瞬间融入口腔,令人想起原野上碧绿的青草。

源博雅咽下了口中的和果子,试探着开口:“大天狗,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还回去黑晴明那里吗?”
“……至少在伤势痊愈之前,我不会离开这里。”大天狗思量了片刻,如是答道。
源博雅闻言一愣,随后舒展眉峰,唇边噙着一抹释然的笑意。“无所谓了。”
留不住的。
神乐忘记了自己的哥哥,却愿意亲近晴明;八百比丘尼与他们朝夕相处,最终还是投靠了八岐大蛇;大天狗也一样,他迟早都会回到黑晴明身边。
如果他们不愿意留下来,那又何必强求?不过徒增烦恼罢了。

源博雅说完之后,就阖上了双眼。他抬起手臂搭在脸上,掩去了眉目间所有的神色。
从大天狗的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那双紧抿的唇,如同它的主人一般倔强,不肯泄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博雅,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大天狗见状,也只能选择起身告辞。
他知道源博雅此刻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否则难免会喘不过气来。
倚坐在树下的源博雅无声地点了点头,随后任由大天狗沿着庭院中的小径缓缓离开。
即便离得远了,他也能听见对方足下的木屐踏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声响。

源博雅在树下坐了一夜,大天狗屋中的烛光也亮了一夜。
次日清晨,当大天狗再次看到源博雅的时候,他眼底那一丝淡淡的落寞已然消失不见。
他像往常一样吹笛射箭,精神焕发地带领着式神们去迎接新的战斗,看起来已将昨日的不快都忘得一干二净。
只是,在大天狗的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仿佛有人拿着一颗小巧的石子,在源博雅心上划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它不曾流血,也没有造成任何痛苦,却永远地留在了那里,再也无法抹去。
在这个世上,能够永恒的事物,除了死亡之外,或许还有伤痕。

评论 ( 31 )
热度 ( 11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