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博雅的噩梦(狗博)

博雅一觉醒来变成了小孩子的脑洞x

当明澈的露珠从叶面缓缓滴落时,拂晓的第一缕晨曦便悄无声息地映入了屋内。
大天狗的身体动弹了两下,手臂下意识地圈紧怀中的人,却蓦然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睁开淡蓝色的双眼,随后惊异地发现——
自己的怀里,竟然躺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孩子!
孩童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在肩上,其中夹杂着几缕鲜艳的红色。他的五官虽然带着稚气,轮廓之间却依稀能分辨出几分源博雅的影子。
博……博雅?
大天狗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也许是孩童恬静的睡颜让他不忍心去打扰,又或许是他根本不敢开口确认这个荒谬的事实。

习惯早起的源博雅很快就在恋人的怀中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犹自蒙着水雾的红眸,奶声奶地说道:“早上好啊,大……天狗?”
这是怎么回事?
源博雅讶异地瞪大了双眼,五指下意识按上自己的颈间,感受着上面传来的细微振动:“我的声音怎么了?”
而后,他看清了自己的双手——
那是一双陌生的手,短而小巧,细嫩白皙,常年射箭留下的伤痕与细茧已消失无踪。
这根本不是他的手,看起来更应该属于一个孩子才对……等等,孩子?
他赤脚踏上木地板,拢了拢身上过于宽大的直衣,然后示意大天狗过来,与他并肩站立。
经过对比之后,源博雅绝望地发现,此时的自己,身高居然只到大天狗的腰际。
这可真是一场匪夷所思的噩梦。

“不行,我现在的力量太弱了。”
源博雅站在房间中央,脸上带着与稚嫩脸庞全然不相称的凝重神色。
他平时可以轻松握在手上的长弓,如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勉强拿起来,举弓的动作刚维持了没多久,又因气力不支而不得不放下手臂。
他现在太矮了,手腕也变得非常纤细,甚至连弓也拉不开,哪里还有能力上场战斗?
“叩叩叩。”三下敲门声伴随着白狼飒爽的嗓音响起,“博雅大人,今天轮到您负责带队出战了。”
源博雅与大天狗对视一眼,立刻摇了摇头。他可不想让其他人看见自己这副模样,看来出战的事只能暂停一段时间了。

“博雅大人?”白狼没得到回应,又敲了两下门。
“博雅身体不舒服,让别人带队去吧。”大天狗“唰”地拉开了房门,对候在外面的狼族少女说道。
白狼见前来开门的是大天狗,不由怔了一怔,旋即想起对方和源博雅的关系,也就明白了。
她细细打量着大天狗的神情,察觉他似乎心情不差,便猜测源博雅应该没有大碍。“博雅大人他没事吧?要不要叫……”
“不用,他没事。”大天狗只将屋门拉开了一道一人宽的间隙,然后抱着双臂堵在门口,以防白狼看见里面的任何情景。
他思索片刻,又补充道:“对了,把安倍晴明叫过来吧。”

安倍晴明是个见多识广的阴阳师,在目睹源博雅变成了孩童的模样后,依然脸色不改。
他用手中的蝠扇轻轻敲击着掌心,冷静地问道:“博雅,你最近是否经历过什么异常的事?”
“好像没有……我昨晚梦见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源博雅苦恼地蹙着眉头,天真的脸上隐含忧色,看得大天狗想伸出手将他眉间的皱褶抚平。
——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他修长的双指从源博雅的眉心温柔地抚过,抹去了笼在恋人眉宇之间的轻愁。
“我不喜欢看到你皱眉。”面对源博雅疑惑的目光,大天狗只是语气平淡地回了一句。

安倍晴明并未在两人房中久留。他简明扼要地问清楚了源博雅的梦境,又提了一些关于梦境的咒,便回屋潜心研究咒术去了。
由于大天狗始终在房门口严防死守,除了被允许进入的安倍晴明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源博雅目前的情况。
即使有人想要前来探望,也会被大天狗淡淡的一句话打发回去——
“博雅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源博雅向来好强,自然不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如此弱小的模样。而大天狗出于私心,也从未允许其他人接近他们的房间一步——
容忍安倍晴明踏入这间屋子,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可不想让更多的人见到源博雅现在的样子。

让源博雅安安静静地待在屋内,既不能出战,也不能练弓,这实在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就连陪伴他多年的那支笛子,也毫不留情地背叛了他——
七八岁的孩童身体尚未长成,气息不足,吹出来的曲子自然不及从前那般流畅动听。源博雅吹了一阵,便沮丧地放下笛子,不再继续吹奏。
大天狗看着源博雅微微鼓起的包子脸,感觉很是新奇。尽管他见过少年时期的源博雅,但是从未看过对方幼时的模样。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源博雅水嫩的脸庞。

“喂!”源博雅不满地拍开了大天狗的手,用孩童软糯的声音警告道:“别把我当成小孩子!”
“……噗。”大天狗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模仿大人严肃表情的小孩子,一时忍俊不禁。
“啧,笑什么啊。”源博雅轻哼一声,大概也能猜到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来说,无论做什么都会显得非常滑稽,干脆就在原地盘腿坐下,不再说话。
真是见鬼,他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呢?
源博雅低头望着自己纤弱无力的双手,心中郁闷不已。

源博雅在屋里坐了许久,终究还是觉得太无聊了,便将视线转向了自己惯用的红色长弓。
大天狗转过头时,正好看到源博雅摇摇晃晃地举起了那把巨大的长弓,短小的手臂微微发颤。
“别再拿这个了,当心它掉下来砸伤你。”大天狗站起身来,拿走了源博雅手中的长弓。
“我不会让它掉下来的。”源博雅仰首看着面前的人,抿了抿唇。“还给我。”
“不行。”大天狗直接将长弓举高,似是笃定了源博雅绝对拿不到它。“你有本事就自己来拿。”
博雅,你终于也有仰视我的一天了。
——当然,大天狗没敢将这句话说出口,只是在心底暗自爽了一把。

源博雅踮起脚尖,伸直手臂,努力地想要摸到大天狗手上的弓。他甚至跳了起来,光滑润泽的发辫在身后甩来甩去,稚嫩的脸庞涨得通红。
然而,直至他累得气喘吁吁,也没能碰到高处的长弓一下。
“大天狗……你这个混蛋!”源博雅原本比大天狗要高一些,从来都只有俯视对方的份,何曾有过这样憋屈的经历,顿时恼火得不行。
真是好气啊!
源博雅放弃了尝试,径自走到房间的角落,背对着大天狗坐下。他背后飞扬的马尾辫也随之耷拉下来,无精打采地垂在一边。

生气了吗?
大天狗注视着源博雅小小的背影,不由得低声笑了起来。
平时的源博雅可不好惹,一旦他发起火来,陡然增强的压迫感只会令人退避三舍。
而对方现在变成了小孩子,生闷气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大天狗如是想着,放轻脚步走到了源博雅身后,随即将他抱了起来,耐心地哄道:“博雅乖,别生气了。”
“大天狗,你放我下来!我不是小孩子!”源博雅在大天狗的怀中拼命挣扎,狠狠地威胁道:“等我变回去,你就死定了!”
大天狗完全无视源博雅徒劳的挣扎,用力抱紧了怀里的人,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源博雅记得自己好像又做了一个梦,但是梦中的情景已经模糊了大半。
他支撑着坐起身来,赫然发现自己的手臂变回了先前的样子,紧绷的肌肉线条充满力量的美感。
太好了,他的身体终于恢复正常了!
源博雅正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恋人,转过身时,却突然愣在了原地——
一名大约八岁的男孩正躺在他身旁熟睡着,晨曦为他浅色的发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他背后有一双小小的黑色翅膀,随着他均匀的呼吸轻轻起伏,柔软的羽毛上光泽闪烁。

评论 ( 8 )
热度 ( 85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