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源少,好久不见(狗博)

港产片黑道paro,黑帮太子爷博雅和“丐帮”帮主狗子的故事,有捆绑play,有粤语。希望没有太崩坏……

夜幕降临之时,这颗璀璨的东方明珠缓缓褪去了它表面的浮华,显露出自己最迷人的一面。
坐在尖沙咀海边的酒店顶楼,能够尽情地欣赏维多利亚港闻名世界的夜景。俯瞰之间,各色灯光将江面分割成一片片五光十色的世界,幻彩流光,绚丽而宁静。
“源少,你要嘅红酒。(源少,你要的红酒。)”侍者恭敬地朝面前的黑衣男子微微颔首,随后动作娴熟地打开了那瓶波尔多红酒。
澄澈的液体流畅地倾入杯中,浓重的血色在高脚杯中慢慢沉淀下来,犹如美人唇上艳丽的朱红。
“嗯。”源博雅漫不经心地端起酒杯,轻轻晃动着杯中明澈的红酒,过了一阵,才举杯饮下。

前段时间,“黑豹帮”正与另外几个新兴的小型黑帮火并。源博雅身为“黑豹”的少帮主,自然需要亲力亲为,免得被敌对帮派趁机占了便宜。
说来也奇怪,以往总是趁火打劫的“盖世大义帮”,这次始终安分守己,实在太引人怀疑了。
大天狗那个家伙,不知道又在搞什么花样……
大天狗的本名不叫大天狗,只因他创立的帮派标志是一只红脸高鼻的天狗,行事手段又颇为狠辣果决,所以道上人称“大天狗”。
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人知晓大天狗的真实身份,也没有谁知道他的本名是什么。
——就连与他交锋数次的源博雅,也难以看透这个高深莫测的对手。

源博雅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拢了拢身上的黑色长风衣。也许是因为酒劲的缘故,他觉得有些头晕,身体时冷时热。
“好似有D热,空调较低D。(好像有些热,把空调调低一点。)”他吩咐站在身后的保镖。
“是。”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保镖走过去调整了空调的温度。
随着空调温度的降低,室内的冷气也越来越足。尽管如此,源博雅却依然感觉燥热不安。
“咩回事?(怎么回事?)”他看着眼前天旋地转的景象,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人算计了,问题就出在那杯红酒里面。
“源少,对唔住了。(源少,对不起了。)”源博雅听见保镖冷酷的声音响起,随后便倒了下去。

大天狗端详着被绑在椅上的黑衣男子,素来紧绷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现在的年轻人都赶时髦,源博雅也不例外。他在黑色的长发上挑染了几缕鲜红,跟那些夸张的爆炸头比起来倒是不显突兀,反倒更添了几分桀骜不驯的味道。
源博雅的左臂上纹着一只黑豹,繁复的图腾彰显着这个男人血液中危险的野性。
他的纹身平时都被西装和衬衣遮挡着,现在大天狗直接扒光了源博雅的上半身,便可以随意地欣赏对方漂亮的胸肌和腹肌,以及骨盆上侧若隐若现的人鱼线。
“唔……”源博雅似是醒了过来,眼睫微动,喉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呢喃。
大天狗缓步走上前去,倾身在他耳边说道:“源少,好耐冇见。(源少,好久不见。)”

源博雅从昏睡中醒来,感觉自己的头脑变得清醒了一些。他抬眼望见那熟悉的面容,顿时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身上的燥热感并没有散去,但是这不妨碍源博雅出言挑衅他的宿敌:“好耐冇见啊,丐帮帮主。今日又带人出黎乞食啊?(好久不见啊,丐帮帮主。今天又带人出来乞讨吗?)”
“我讲过几多次,我哋系‘盖世大义’帮,唔系丐帮!(我说过多少次,我们是‘盖世大义’帮,不是丐帮!)”大天狗冷冷反驳。
“我理得你系‘盖帮’定系‘丐帮’,还掂发音都差唔多。(我管你是‘盖帮’还是‘丐帮’,反正发音都差不多。)”源博雅不以为然。

大天狗微微眯起双眼,略带警告意味地打量着面前毫无自觉的“人质”。
“你宜加系我手上,最好醒醒定定……唔系嘅话,打蹩你只脚。(你现在在我手上,最好老实点……否则,打断你的腿。)”
“嘁。”源博雅并不在意大天狗的威胁,只是嘲弄般笑了一声,似乎看准了对方绝对不敢把他怎么样。
不自然的红晕在源博雅脸上蔓延着,宛如用蔷薇花瓣刻下的刺青,骄傲的尖刺令人难以接近。他目光狠厉地盯着这个给自己下药的人,全然不顾淌落眼中的汗滴。
哪怕双手已被反绑,身躯也被绳索牢牢捆住,他依旧是那个源家大少,孤傲,嚣张,不可一世。

“你即管继续硬颈,我睇下你撑到几耐。(你尽管继续死撑,我看看你能撑多久。)”大天狗俯身将他压在椅上,伸手解开了自己的领带,往旁边随手一扔。
源博雅看着大天狗的动作,本能地觉得有点不对劲。“你、你想点啊?(你、你想怎样?)”
大天狗抬起了源博雅的下颚,迫使对方仰视自己。“我中意左你咁多年,你竟然一D都冇发觉?源博雅,你系咪傻嘎?(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源博雅,你是不是傻的?)”
源博雅登时脸色涨红,恼怒地吼道:“你先系傻嘎,你冚家都系傻嘎!(你才是傻的,你全家都是傻的!)”

大天狗的指尖在源博雅裸露的胸前流连,不时在那敏感的乳首上用力揉捏两下,意图挑起对方的情欲。
实际上,源博雅不需要他的挑逗,就已经被药性激发了体内的欲望——
每当他用力挣扎时,粗糙的绳索就会在他胸前摩擦而过,酥麻的痛感令他有些难受,又有种难以克制的快感。
“大天狗,你癫左啊?(大天狗,你疯了吗?)”源博雅喘息着皱起了眉,“我唔系女人!(我不是女人!)”
“我对你痴心一片,你当我痴鸠左线?(我对你痴心一片,你当我发神经?)”大天狗脸上露出了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我梗系知道你系男人。(我当然知道你是男人。)”

大天狗担心自己鲁莽的进入会伤到源博雅,因此出乎意料地有耐心,做了足够充足的准备。
反而是源博雅忍得太久,已经被药物的作用熏红了双眼。他难耐地在大天狗身上磨蹭着,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动作咁慢……系咪唔得啊?(你动作这么慢……是不是不行啊?)”
“我究竟得唔得,你等阵试过咪知咯。(我究竟行不行,你等一下试过了就知道。)”大天狗轻轻吐出一句话来,眸色骤然一暗。
大概也只有源博雅,才敢在这种时候挑战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了。
很好,他会让自己唯一的对手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

“反应咁生涩,你系第一次做啊?(反应这么生涩,你是第一次做吗?)”大天狗分开源博雅的双腿时,通过他身上紧绷的肌肉,感觉到了对方没有说出口的紧张。
“哼。”源博雅也不答话,只是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大天狗的说法。
“真系估唔到,你居然仲系个纯情处男。博雅,你唔系乘日出入夜总会嘅咩?(真是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个纯情处男。博雅,你不是经常出入夜总会的吗?)”
“逢场做戏遮。(逢场作戏而已。)”源博雅叹道,“搵食艰难,果D小姐都唔容易,何必难为佢哋。(生活艰难,那些小姐也不容易,何必为难她们。)”
每次叫人作陪,源博雅都会锁好房门,然后随手扔下几张大钞,让夜总会的小姐陪自己聊天。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做。
这个叱咤风云的黑道太子爷,表面上杀伐果断,骨子里倒是保守得像个绅士。

源博雅在床上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他觉得喉咙有点干涩,掩唇咳了几声,随即就有一杯清水递到了他的手边——
“训醒啦?(睡醒了?)”大天狗探了探源博雅的额头,而后不动声色地舒了口气。“好彩冇发烧。(幸好没发烧。)”
他看见源博雅身上斑驳的痕迹从胸膛一直蔓延到大腿内侧,不由得想起昨天那荒唐的一夜——
他已经记不清两人到底在椅子上做了多少次,也不记得他们的“战场”是何时转移到床上的。唯一清晰的感受,就是他疯狂地贯穿对方身体时,发出的那声满足的感叹。
“乘人之危。”源博雅支撑着坐起身来,端起水杯一饮而尽,随后对大天狗的行为嗤之以鼻。

大天狗自顾自地在床沿坐下,开始帮源博雅按摩酸疼的腰背。“琴晚唔知系边个一路缠住我话要做,仲话‘快D,唔好停’。(昨晚不知是谁一直缠着我说要做,还说‘快点,不要停’。)”
“收声啊!再吵就送你去差佬果度饮茶。(闭嘴啊!再吵就送你去警察那里喝茶。)”源博雅羞于再听,取过被子蒙在头顶,闷声闷气地说道。
大天狗伸手拉下了盖在源博雅头上的被子。“做咩,想报警拉我啊?不如睇下到时阿Sir先拉边个?(怎么,想报警抓我啊?不如看看到时候警察先抓谁?)”
源博雅闻言,不屑地笑了一声。“你不如去问下,有边个阿Sir够胆拉我源博雅。(你不如去问问,有哪个警察敢抓我源博雅。)”
“好串啊。(真嚣张。)”大天狗微微挑眉,随后鼓起掌来。
“唔够你串。(没你嚣张。)”源博雅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
针锋相对的两人对视良久,忽地一同笑出声来。

“喂,大天狗。”源博雅浑身酸痛地躺在床上,不甘心地说道:“下次我要系上面。(下次我要在上面。)”
一时大意吃了亏,下次他一定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下次?好啊。”大天狗仔细想了想,觉得骑乘位好像也不错。
他想象着源博雅坐在自己身上摇摆的模样,仿佛能感觉到对方长长的马尾辫一下一下地扫在肩头,如同一片轻柔的羽毛在心上撩拨。
“你应承得咁爽快,系咪昆我嘎?(你答应得这么爽快,是不是在骗我?)”源博雅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点会咧?(怎么会呢?)”大天狗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源博雅在床上翻了个身,突然觉得后腰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大天狗,你又做左D乜嘢?(大天狗,你又做了什么?)”
大天狗没有答话,只是拿了一面镜子过来,让源博雅查看他背后的情况。
借着那面光滑的镜子,源博雅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腰上新纹了两个龙飞凤舞的字——
“大义”!
那个跋扈的“义”字,末端一直延伸到源博雅的尾椎处,继而没入隐秘的股间。其中暧昧之意,足以引人遐想。
大天狗轻轻抚摸着源博雅腰上的纹身字样,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博雅,你宜加系我嘅人了。(博雅,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

后记:

“点啊,听到未?(怎么样,听见没有?)”
“好似有声了。(好像有声音了。)”
“听讲今晚黑豹同盖世大义帮有不可告人嘅交易,我哋一定要查探清楚。(听说今晚黑豹和盖世大义帮有不可告人的交易,我们一定要查探清楚。)”
“啊……嗯,啊……”
“博雅,你好紧……”
从监听器中传出的声响,让敌对帮派的两人霎时变了脸色。
“丢,原黎源大少系基佬!怪唔知得之前送左咁多靓女比佢,佢全部都退左翻黎!(艹,原来源大少是基佬!怪不得之前给他送了那么多美女,他全部都退了回来!)”
“咁点办啊?(那怎么办?)”
“喇喇声去搵几个靓仔黎啦!记得同佢哋讲,源大少系下面果个,咪搵D零号过来。(赶紧去找几个帅哥来!记得告诉他们,源大少是下面那个,别找一些零号过来。)”

次日新闻头条:“疑因黑帮火并争端  几名男子险遭灭口”

评论 ( 15 )
热度 ( 56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